暑中有阴者湿是也,温病大纲 卫 气 营 血

1.温病者,有风温、有温热、有温疫、有温毒、有暑温、有湿温、有秋燥、有冬温、有温疟。

湿热证,呕恶不仅仅,白天和黑夜不瘥,欲死者,肺胃不和,胃热移肺,肺不受邪也,宜用川连三五分,苏叶二伍分,两味炖汤,呷下即止。(17)

咀嚼这段话,之所以用桂枝汤,有从伤寒到温热病过渡的机能。此处的桂枝汤证,能够说非常就是银翘散证,二者之间并无完全分别。结合银翘散方中也选择了辛温药,能够以为银翘散证是能够有恶寒的,只是程度较轻而已。

|<< << < 1;)
2
>
>>
>>|

凡病温者,始于上焦。暑热热变最速,常跳过卫分而落得气分,现身大热、大汗、大渴、脉洪大等阳明症状。故治疗以青龙汤为主,气虚脉芤则加土精。南阳先生建议的“夏暑发自阳明”即晋升本病初起可以见到阳明病的特色。

按诸家论温,有左支右绌之病,故是编首揭诸温之大纲,而名其书曰「日华子本草」。

阳明温热病,下之不通,其证有五:应下失下,正虚无法运药,不运药者死,新加朱雀汤主之。喘促不宁,痰涎壅滞,右寸实大,肺气不降者,宣白承气汤主之。左尺牢坚,小便赤痛,时烦渴甚,导赤承气汤主之。邪闭心包,神昏舌短,内窍不通,饮不解渴者,牛黄承气汤主之。津液不足,无水舟停者,间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增液,再不下者,增液承气汤主之。(中焦篇17)

银翘散方出自西夏医家吴鞠通所著的《中药志·上焦篇》:“太阴风温、温热、瘟疫、冬瘟,前期恶风寒者,桂枝汤主之。但热不恶寒而渴者,辛凉平剂银翘散主之。温毒、暑瘟、湿温、温疟,不在这里例。”

汪按:偏湿偏热,伤手伤足,挈领提纲,可谓不移至理,读书人自此推断,自不患动手便错矣。又按洁古所谓动者,指奔走劳役之人,触冒天地之热气而伤者也。所谓静者,指松动安逸之人,纳凉于高楼大厦,以避热而中湿者也。然动者亦偶然中湿,静者亦有时中热,未可拘执,静者风度翩翩种内又有乘凉饮冷,无湿气而但中冷气,应用桂枝秦代,甚则理中四逆者,此即夏月伤寒,当少年老成一条分缕晰也。至景岳于六气治法,全未入门,无足置论。

火热病邪是在三伏天炎热时变成的全部分明抢手性质的风流倜傥种外感病邪。夏暑之时天暑下迫,地湿上蒸,暑热易兼挟湿邪。体会暑热病邪即时而发的温热病称暑温,伏而至秋冬才发者称炎热。

夫大明生于东,月生于西,举凡万物莫不由此少阳少阴之气,认为生成,故万物皆可名之,曰东西人,乃万物之统领也。得东西之气最全,乃与世界东西之气相应,其病也亦必需与天地东西之气相应,东西者阴阳之逆路也,由东而往,为木为风温为火为热。湿土居中,与火交而成暑。火也者南也,由西而往,为金为燥为水为寒。水也者北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南北者,阴阳之十二万分也。天地运维,此阴阳以化生万物,故曰天之无恩,而大恩生,天地运营之,阴阳和平,人生之阴阳亦和平,安有所谓病也哉?天地与人之阴阳,大器晚成有所偏,即为病也。偏之浅者病浅,偏之深者病深,偏于火者病温热病热,偏于水者病湿病寒,此水火两大格局之辨,医生不可不知。烛其为水之病也,而温之热之。烛其为火之病也,而凉之寒之。各救其偏,以抵于平和而已,非如鉴之空,一干二净,如衡之平,毫无倚着,不可能符合道妙,岂可各立门户,专主于寒热温凉生龙活虎

承气汤

子孙诟病银翘散者,多因不明其主治外感温病而不治伏空气温度热病和疫病。

高烧恶寒,与伤寒无异,面赤烦渴,则非伤寒矣。然犹似伤寒阳明证,若脉濡而数,则断断非伤寒矣。盖寒脉紧,风脉缓,暑脉弱,濡则弱之象,弱即濡之体也。濡即离中虚,火之象也。紧即坎中满,水之象也。火之性热,水之性凉,象各分化,性则迥异,何世人悉以盛暑作伤寒治,而用足六经羌葛柴芩,再三杀人哉。象各分歧,性则迥异,故曰虽在一之日,定其非伤寒而为热暑也。长至犹为严热,季秋亦可。热暑之与伤寒,犹男女之别,一则外实中虚,

暑邪首犯阳明,在气分阶段,以夹湿与否来看其传变,若不夹湿邪则以销路好为主,则依据卫气营血传变。若夹湿,则多留恋气分、暑湿之邪弥漫三焦。

伤寒由毛窍而入,自下而上,始足太阳。足太阳膀胱属水,寒即水之气,同类相从,故病始于此。古来但言膀胱主表,殆末尽其义,肺者皮毛之合也,独不主表乎(按人体意气风发脏生龙活虎腑主表之理,人皆习而不察,以三才大道言之,天为万物之大表,天属金,人之肺亦属金,肺主皮毛。经曰:
皮应天,天平生水,地支始于水,而为天门,乃贞元之会。人之膀胱为寒水之腑,故俱同天气,而俱主表也。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治法必以仲景六经次传为祖法。温热病由口鼻而入,自上而下,鼻通于肺,始手太阴,太阴金也。温者,火之气;风者,火之母;火未有不克金者,故病始于此。必从河间三焦定论。再寒为阴邪,虽《伤寒论》中亦言颅内癌症,此风从东北方来,乃觱发之寒风也,最善收引,阴盛必伤阳,故首郁遏太阳经中之阳气,而为高烧身热等证。太阳阳腑也,伤寒阴邪也,阴盛伤人之阳也。温为阳邪,此论中亦言伤风,此风从东方来,乃解冻之温风也。最善发泄,阳盛必伤阴,故首郁遏太阴经中之阴气,而为脑仁疼,跌扑伤痛,头痛,身热尺热等证。太阴,阴脏也。温热,阳邪也。阳盛伤人之阴也。阴阳两大方法之辨,可清楚于心底间矣。

温热病大纲

要读懂这段文字,需了然“太阴”、“温热病”等概念。《神农本草经》中有如下记述:“凡病温者,始于上焦,在手太阴肺。”“温热伤者,有风温,有温热,有温疫,有温毒,有暑温、湿温,有秋燥,有冬温,有温疟。”“太阴之为病,脉不缓不紧而动数,或两寸独大,尺肤热,头痛,微恶风寒,身热吐血,口渴,或不渴而咳,午后热甚者,名曰风温。”

35.暑兼湿热,偏于暑之热者为暑温,多手太阴证而宜清。偏于暑之湿者为湿温,多足太阴证而宜温。湿热平等者两解之,各宜分晓,不可混也。

吴鞠通曰:“热暑、暑温、湿温证本意气风发源,前后互参,不可偏执”。由此暑温亦可参看盛暑、湿温诊疗,查《小品方·上焦篇》:“太阴热暑,舌白,口渴有汗,或大汗不唯有者,银翘散去牛蒡子、元参、芥穗,加杏仁、石膏、黄芩主之,脉洪大,渴什么汗多者,仍用黄龙法;脉虚大而芤者,仍用海腴黄龙法”。盛暑为感受暑邪,过时而发,发于秋严节节。盛暑初起用银翘散加减,可步入石膏、黄芩,制方意在从辛凉平剂向辛凉重剂过渡,以辛凉清气为医治大法。因此,国医大师张镜人说:“暑温初起,手太阴症尚显者,相符可宗银翘散加减,黄龙的利用还需更进黄金年代层。”

此九条见于王叔和伤寒例中超多,叔和又牵引难经之文,以神其说,按期推病,实有是证,叔和看病时,亦实遇是证,但叔和无法别立治法,而叙于伤寒例中,实属蒙混。以《伤寒论》为治外感之妙法,遂将全部外感,悉收入伤寒例中,而悉以治伤寒之法治之,后人亦无法打破此关,因仍苟简,千余年来,贻患无穷,皆叔和之作俑,无怪见驳于方有执,喻嘉言诸公也。然诸公虽驳叔和,亦未有另立方法,喻氏虽立治法,仍不可能脱却伤寒圈子,弊与叔和无二,诱致后人无所遵依。本论详加考核,准古酌今,细立治法,除伤寒宗仲景法外,俾四时杂感,朗若列眉,未始非叔和有以肇其端,东垣,河间、安道、又可、嘉言、天士宏其议,而瑭得以善其后也。

光明的月之为病,脉不缓不紧而动数,或两寸独大,尺肤热,头疼,微恶风寒,身热肠痈,口渴,或不渴,而咳,午后热甚者,名曰温热病。(上焦篇3)

学方用方,必得注意其不可用之处。通过上述解析,病证秽浊较甚或夹有湿邪,是不能利用银翘散医治的,起码应当是对峙禁忌。武周医家张秉成在《成福利读》中对银翘散方的主治授予了尖锐的演讲:“治风温、温热,一切四时温邪,病从外来,初起身热而渴,不恶寒,邪全在表者。此方吴氏《中草药手册》中之首方。所治之温热病,与瘟疫之瘟分歧,而又与伏邪之温病有别。此但言四时之温热之邪,病于表而客于肺者,故以辛凉之剂轻解上焦……此淮阴吴氏特开自持温热之邪之生龙活虎端,实前人所未发耳。”

36.长夏受暑,过夏而发者,名曰炎夏。霜未降而发者少轻,霜既降而发者则重,冬季发者尤重,子午丑未之年为多也。

热病中期,多伤津耗气。热邪轻浅者多耗伤上焦肺胃津液,热邪重者则耗伤人体下焦肝肾真阴。暑温早先时期,暑痛楚肾,清心火、滋肾水,以连梅汤;暑热未净,痰瘀滞络,清解余邪、消肿祛瘀,用三甲散加减。

|<< << < 1;)
2
3
>
>>
>>|

湿在表分

结合叶桂在《温热论》中的论述:“温热之邪上受,首先犯肺……肺合皮毛而主气,故云在表。”大家得以感觉,银翘散方治疗外感温热病初起,邪在上焦肺,以肺表症状为第一表现,症见发热、口渴、有汗、脉数者。至于恶寒与否,论中明言不恶寒。论中把银翘散证置于桂枝汤证之后,且又云:“太阴温热病,恶风寒,服桂枝汤已,恶寒解,余病不解者,银翘散主之。”可知,医疗温热病初起,使用桂枝汤或银翘散的界别在于是或不是有恶寒。但书中也涉及:“本论第一方用桂枝汤者,以三之日余寒之气未消,虽曰风温,少阳紧承厥阴,厥阴根乎寒水,初起恶寒之证尚多,故仍以桂枝为首。犹时文之领上文来脉也。本论方法之始,实始于银翘散。”

长夏盛暑,气壮者不受也。稍弱者,但头晕片刻,或半日而已,次则即病。其不即病而内舍于骨髓,外舍于分肉之间者,气虚者也,盖血虚不能够传递暑邪外出,必待秋凉,金气相搏而后出也。金气本所以退烦暑,金欲退之,而暑无所藏,故炎热病发也。其有脾虚甚者,虽金风亦不能够击之使出,必待残冬大凉,3月微寒,相逼而出,故为尤重也。子午丑未之年为独多者,子午君火司天,暑本于火也。丑未湿土司地,暑得湿则留也。

卫气营血的病机传变,是温热病转归的普及规律。暑温热性重,同样适用卫气营血辨证教导。暑温传变进度分成两类:不夹湿、以火爆为主的暑温,或称为暑温本病;夹湿的暑温,或称为暑温夹湿、暑湿。

风温者,新正阳气始开,厥阴行令,风夹温也。温热者,春末四月,阳气弛张,温盛为热也。温疫者,厉气流行,多兼秽浊,家家如是,若役使然也。温毒者,诸温夹毒,秽浊太甚也。暑温者,正夏之时,暑病之偏于热者也。湿温者,长夏素秋,湿中生热,即暑病之偏于湿者也。秋燥者,秋金燥烈之也。冬温者,冬应寒而反温,阳不掩没,民病温也。温疟者,阴气先伤,又因于暑,阳气独发也。

加减复脉汤

论中提到“温毒、暑温、湿温、温疟不在那例。”为何?“温毒者,诸温夹毒,秽浊太甚也。”“暑温者,正夏之时,暑病之偏于热者也。”“温疟者,阴气先伤,又因于暑,阳气独发也。”“暑兼湿热,偏于暑之热者为暑温……偏于暑之湿者为湿温。”温毒秽浊太甚,暑温、湿温、温疟,皆因于暑,而暑兼湿热。能够那样认为,此四病初起,之所以不可能用银翘散方治疗,其缘由在于夹有秽浊或浸泡。

(按:暑温、炎夏,名虽异,而病实同,治法须前后互参,故中下焦篇不另立一门。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

暑温因热重且多夹湿,故轻松隐蔽心窍,现身神志非凡。那个时候内需辨别湿、热的百分比轻重而调治治疗。暑温与其余温热病相比,热邪更重,只可是以暑温来代指比温热更重风流洒脱层的热,实际不是任其自流要发出在夏天。如在秋冬日节,若有暑温热病的症状,还是可以够叫做体会暑邪,因为是不适时宜而发的伏邪,故称之为热暑。

2.凡温热病人,始于上焦,在手太阴。

大定风珠

论中未谈到脉浮,只提起动数。至于两寸独大,也该是不缓不紧而偏动数者。论中未谈到舌象。病在上焦肺,未涉及中焦,且病属初起,不见鲜明虚证,推断其舌苔应该不多不菲,也正是说既不可苔腻,也不可少苔,而是舌苔薄白。如热象较显,可呈舌质红,舌苔薄黄。

此承上起下之文,按暑温湿温,古来方法,最多精致,不及前条温病毫无尺度,本论原可不用再议。特以《内经》有先小雪为病温,后清明为病暑之明文,是暑与温流虽异而源同,不得言温而遗暑,言暑而遗湿,又以历代有名的人,悉有蒙混之弊。盖夏季三气杂感,本难言之有序,惟叶氏手到擒来,精思过人,案中治法,有条不紊,可谓汇众善感到长者。惜时人不能够知其个别,然其法散见于案中,章程未定,浅读书人读之,有超级大希望洋之叹,无怪乎后人之无阶而升也。故本论摭拾其差非常少,粗定规模,俾读书人有路可寻,精妙甚多,比不上备录,学者仍当参谋各家细绎叶案,而后能够学学。再按张洁(zhāng jié 卡塔尔国古云:
「静而得之为中暑,动而得之为中热,中暑者阴证,中热者阳证。」呜呼!
洁古笔头下如是不了了,后人奉认为规矩法则,此医道之所以难言也。试思中暑竟无动而得之者乎?中热竟无静而得之者乎?似难以动静二字分暑热。又云「中暑者阴证,暑字从日,日岂阴物乎?暑中有火,火岂阴邪乎?暑中有阴者湿是也,非纯阴邪也,中热者阳证。」斯语诚然,要知热中亦兼秽浊,秽浊亦阴类也。是中热非纯无阴也。盖洁古所指之中暑,即本论后文之湿温也。且所指之中热,即本论前条之温热也。张景岳又细分阴暑阳暑,所谓阴暑者,即暑之偏于湿,而成足太阴之里证也。阳暑者即暑之偏于热,而成手太阴之表证也。学者非曲尽其妙,不能够批隙中窾,宋元以来之名医,多不可一世,而不求之当然之法象,无怪乎道之常不明,而时人之随手杀人也,可胜慨哉。

涤暑正是利尿,故涤暑化湿归属舒筋活络范畴。假设阳明热盛,又有湿困于脾,治宜白虎加赤术汤。此方既可清阳明之热,又可燥太阴之湿。若暑湿蔓延三焦,现身舌苔黄滑,脑仁疼脘痞,不甚渴饮,小便不利之症,医疗当用三石汤。如若暑湿比量齐观,当用杏仁滑石汤。

   
再论气病有不传血分,而邪留三焦,亦如伤寒中少阳病也。彼则和平解决痉里之半;此则分消上下之势。随证变法:如近时杏、朴、苓等类;或如温胆汤之走泄。因其仍在气分,犹可望其战汗之道家,转疟之机括。(7)

37.胸闷微恶寒,面赤烦渴舌白,脉濡而数者,虽在一之日,犹为太阴酷暑也。

暑温初起治阳明

凡是观念:卫之后方言气,营之后方言血。在卫汗之可也;到气才可清气;入营犹可透热转气,如犀角、玄参、羚羊角等物;入血就恐耗血动血,直须凉血散血,如生地、丹根、傅致胶、木娇客等物。不然前后不循缓急之法,虑其出手便错,反致恐慌矣。(8)

夏日炎热既盛,雨湿也超级多,天暑下逼,地湿上蒸,热邪与湿热相合,故暑邪每多兼湿,其患有可产生暑温挟湿之证。加之湿邪易阻气机、易犯中焦脾胃,故医治暑温夹湿,调畅气机显得拾分首要。

湿在肌肉

暑温属温热,治热以寒,兼以祛湿。但对伏暑夹湿者,或体弱脾胃阳虚者,不可妄施寒凉占领,防止止伤及中焦脾胃。暑多夹湿,湿为阴邪,而暑易伤津耗气,故临床还要细留意得清暑养阴不碍湿,祛湿不助热不伤阴的临床原则。

邪在肺卫

何为暑温

邪在卫表

吴鞠通在《黄帝内经·上焦篇》第24条自注中特意提出:“温热病最忌辛温,暑病不忌者,以暑必兼湿,湿为阴邪,非温不解,故此方香薷、厚朴用辛温,而余则佐以辛凉。”验之临床,暑温亦有不挟湿者,若不夹湿邪的暑温病,辛温之品当慎用。

治外感如将(兵贵快速,机圆法活,去邪务尽,善后务细,盖早平十五日,则人少受三十一日害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治内伤如相(坐镇从容,神机默运,无功可言,无德可以看到,而人登寿域卡塔尔。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卡塔尔;治中焦如衡(非平不安卡塔尔;治下焦如权(非重不沉卡塔尔。(卷四、杂说)

暑温分类:从分裂角度看有不一致的归类,如可分为阳暑、阴暑;暑温、暑湿;暑温本病、暑温夹湿等。从临床的上面看,暑邪致病能够兼夹湿邪,也能够不兼夹湿邪,前面叁个引起的温热病有暑湿,后面一个引起的温热病重假设暑温。因而将暑温分为暑温、暑湿重申了湿在病因病机中的首要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