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互联网+医疗服务

“互联网+医疗服务”分为三类

文件明确了互联网医院的法律责任。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互联网医院,是法律责任主体。互联网医院合作各方按照合作协议书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互联网医院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应当按照《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和《电子病历基本规范》等相关文件要求,为患者建立电子病历,并按照规定进行管理。患者可以在线查询检查检验结果和资料、诊断治疗方案、处方和医嘱等病历资料。

为了进一步规范互联网的诊疗行为,保证医疗质量和安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日前制定了《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三个文件。

允许开办互联网医院,也就是说,偏远地区的老百姓可以通过电脑轻松找医生咨询自己的健康状况了。在介绍试点医院的实践经验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表示,互联网诊疗在实践中始终贯彻“数据信息多跑路,病人少跑路”的理念,是一种用信息技术下沉优质医疗资源的方法,提升了区域医疗水平的均等化。

提供服务的医生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医生?这是患者在互联网诊疗时关心的一个问题。

根据文件,从事互联网诊疗活动,医疗机构应当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医生应依法取得相应执业资质并具有3年以上独立临床工作经验。同时还规定,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需要为患者建立电子病历,并按规定进行管理。

目前已有的网约护士虽方便,但执业资质难以保障。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相关互联网平台仅审核上传的电子材料,并未做到身份认证和实体审查,存在着部分护士借用其他护士注册,或者接单之后由他人顶替提供服务的情况。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出台三大配套文件无疑加速了“互联网+医疗健康”的落地和规范。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互联网医院,包括作为实体医疗机构第二名称的互联网医院,以及依托实体医疗机构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院可以使用在本机构和其他医疗机构注册的医师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医师需要具有3年以上独立临床工作经验,并经其注册医疗机构同意,方可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互联网医院可以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此外,当患者到实体医疗机构就诊时,由接诊的医师通过互联网医院邀请其他医师进行会诊时,会诊的医师可以直接出具诊断意见并开具处方。

日前,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了事关互联网医疗行业的三个重要文件:《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让成长中的互联网医疗有了标准。

近日,国家卫健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医政医管局焦雅辉副局长介绍了相关“互联网+医疗服务”情况。会上指出,“互联网+医疗服务”分为远程医疗、互联网诊疗、互联网医院三类,医师网上诊疗应具有3年以上独立临床经验。

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

互联网诊疗须全程留痕可追溯

作者:车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焦雅辉:第一类为远程医疗,由医疗机构之间使用本机构注册的医务人员,利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开展远程会诊和远程诊断。第二类为互联网诊疗活动,由医疗机构使用本机构注册的医务人员,利用互联网技术直接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第三类为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院可以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此外,当患者到实体医疗机构就诊时,由接诊的医师通过互联网医院邀请其他医师进行会诊时,会诊的医师可以直接出具诊断意见并开具处方。

第一类为远程医疗,由医疗机构之间使用本机构注册的医务人员,利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开展远程会诊和远程诊断。

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近日联合印发《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三个行政规章。

在线开处方需医师电子签名

原标题: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明确互联网诊疗程序
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根据使用的人员和服务方式,卫健委将“互联网+医疗服务”分为三类。第一类为远程医疗,第二类为互联网诊疗活动,第三类为互联网医院。其中,互联网医院可以使用在本机构和其他医疗机构注册的医师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

互联网医院可以使用在本机构和其他医疗机构注册的医师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互联网医院可以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此外,当患者到实体医疗机构就诊,由接诊的医师通过互联网医院邀请其他医师进行会诊时,会诊的医师可以直接出具诊断意见并开具处方。

互联网诊疗活动全程留痕可追溯

互联网诊疗禁开麻醉精神药品

一旦互联网诊疗行为发生了纠纷,患者该去找谁投诉,谁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呢?据了解,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要建立省一级的互联网医疗服务的监管平台,对包括互联网诊疗、远程医疗服务和在线医疗服务进行监管,包括医务人员资质监管,诊疗行为监管、处方流转监管和信息安全监管等。把实体医疗机构和互联网医院变成责任共同体,双方共同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蔡秀军:构建医疗服务云平台,打通服务基层“最后一公里”。联动更迅速,转诊更便捷。医院率先建成了全国首个以分级诊疗为核心、以实体医院为主体的智慧医疗云平台,实现了线上咨询、会诊、支付、双向转诊、协同检查检验、互联网处方、第三方药物配送、远程联合门诊、远程教育、远程手术会诊和技术指导,打通了服务基层患者、医生的“最后一公里”。分诊更可行,复诊更方便。平台上的“云门诊”已接入社区医院近百家,有效实现“首诊在社区、大病去医院、康复回社区”的分诊闭环。“云复诊”实现了患者在家中复诊,医生在平台开具电子处方,通过药师在线审方后,进行第三方药物配送,直接将药送到患者手中。

第二类为互联网诊疗活动,由医疗机构使用本机构注册的医务人员,利用互联网技术直接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并明确规定,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

关注

医师掌握患者病历资料后,可以为部分常见病、慢性病患者在线开具处方。在线开具的处方必须有医师电子签名,经审核后,医疗机构、药品经营企业可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配送。

焦雅辉介绍:“远程医疗服务分为两类,一种叫远程会诊,一种叫远程诊断。远程会诊现在用的比较多,会诊的受邀请方只是提供诊疗意见,最后诊断和治疗的决策权依然在邀请方,所以相应的法律责任承担由邀请方来承担。远程诊断,现在很多大医院都在建立医联体,在医联体内我们利用远程的方式,采取一种措施解决基层人才能力不足的问题,就是”基层检查,上级诊断”,这种情况下由邀请方和受邀方两者共同承担法律责任。”

蔡秀军:对基层有些病人的情况,比如在手术台上的问题不能判断,医生又来不及赶过去的时候,可以通过远程视频指导。这给远程分级诊疗提供了很好的平台,第二对危重病人的应急情况可以及时通过视频会诊,对住院病人提供方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