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利娟这样对该医生说,医生却让我检查艾滋病

黄伟彪说,从2009年到2012年,全省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数量增长了18.2%,医务人员增长了五成。但市民看病的第一选择依旧是大医院。

昨日下午,省卫生厅正式启动“情暖医院优质服务”活动。省立医院、协和医院等10家省属医院向社会公开8项服务承诺,承诺礼貌接诊,不推诿、训斥和刁难病人,并努力减轻病人医药费用负担。“如果此次活动流于形式,不能切实解决或遏制一些损害群众利益、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失职。”在昨日的“情暖医院优质服务”活动大会上,省卫生厅厅长杨平介绍说,希望通过这一活动,建立一个有医院制度要求、医务人员自我约束、群众监督和新闻监督相结合的机制,重新树立医疗服务机构诚信的社会形象。8项承诺请您监督1.推行医疗首诊负责制和行政首问负责制;2.实行“无假日医院”,推行节假日、双休日专家专科门诊;3.开通“绿色生命通道”,实行先救命后挂号、先救治后收费;4.坚持限时服务,门诊化验、B超、CT等检查限时报告,建卡缴费、检验抽血等窗口提前半小时上班;5.合理检查、科学用药;6.拒绝接受患者红包,如有必上交;7.开展多种形式的健康教育,组织专家举办免费讲座;8不购置、不使用、不销售假冒伪劣医疗用品。看胃病要查艾滋气煞老太昨日,本报推出的“医院服务大家评”特别策划进入第二天,读者参与评说医院服务的热情持续高涨,本报健康维权热线0591-2718257、7687173,从上午8时到晚上7时没歇过,福州、泉州等地读者纷纷倾诉自己在医院的遭遇。老太做胃镜先检艾滋病“我都70多岁了,可做个胃镜,医生却让我检查艾滋病?!”昨日,福州一名老太太诉说她遇到的这件怪事。她是老胃病,经常到医院做胃镜检查。可她在福州一家省级医院做检查时,医生竟给她开了一张艾滋病的检查单。“为了安全,做艾滋病检查可以理解,但也要看对象呀,我又不是高危人群!”在老太太的强烈要求下,医生取消了该项检查。老太太曾就此事询问了其他病友有否此种遭遇,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有”。老太太说,这张检查单可能是冲着她有医保能报销来的吧!大药方吓得病人自己翻书诊病福州张先生是一名警察,前几天,他到省级一家三甲医院看肠胃病,医生给开了300多元的药。回到家后,张先生把药拿给一个当医生的亲戚看。亲戚看后大笑:“这名医生几乎把所有治肠胃病的药都开了。”为此,张先生昨日打进本报维权热线自嘲地说,若非万不得已,再也不到医院看病了,自己医保卡上的钱根本经不起医生的折腾。有病先跑到书店翻翻书,找到相应措施后,再到药店买药。

“如果我不是副厅长,看病难不难?一定是难的。”近日,在广东省卫生厅组织“看一次病”换位体验活动座谈会上,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如是说。体验中,该副厅长体验到了“医生把病人当成东西拎来拎去;呆了1个多小时,医生只看了3分钟;近四成处方不合格”等诸多现象。(8月14日大江网)
地方卫生部门的领导亲自体验“看病难”,而且感受到了普遍存在的问题,这种姿态是很难得的。但我们在激动之余,也存在很多疑惑:作为卫生行业的主管领导,深入一线不正是其职责所在吗?连主管领导偶尔一次换位体验,都能体验出这么多问题,足见卫生系统的问题如何严重?出现这些问题,仅是个别医生的职业道德有问题吗?难道整个行业的管理不应反思吗?难道换位体验的领导不应反思自己平时都干了些什么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卫生行业存在的这些问题,也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为什么医患矛盾在很多地方广泛存在,甚至出现过病人用暴力手段解决困扰的现象,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当下的管理无法限制医院或者医生对自我价值的过分迷恋。因为没有认清自己的服务角色,“白衣天使”们的奉献精神少了,反倒多了一些骄傲情绪和功利思维。这种心态的变化,自然会导致服务的扭曲。这位副厅长换位后的体验结果,反映出没有特权庇佑的正常医疗生态。细究这种生态生成的原因,管理部门难辞其咎。
我觉得,这位副厅长换位体验被大呼小叫,是好事,让他们知道自己管辖的行业是如何问题重重,知道如果没有特权,自己的处境跟普通老百姓一样,这很有现实价值。因为很多时候,管理不是无法执行,而是因为牵扯到利益,而导致执行时顾虑重重。
医疗改革为什么总是雷声大雨点小?因为这里面牵扯到太多人的利益,如果说,不进行改革和管理,连领导自己的利益都保证不了,试想,他们会袖手旁观吗?所以,我倒觉得,对于医疗行业的管理,要想真正触及到管理深处,还应该将管理者的切身利益与之挂钩,没有特权病房,所有人都享受同等的医疗待遇,所面临的问题也一样,还用特意换位体验?
很多时候,管理的问题不在于是否发现问题,而在于是否与管理者利益挂钩,让管理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主动去解决问题。所以说,换位体验只是一种形式,如果享受社会福利待遇的权利也换位了,相信管理会有更大提升。

记者从武汉市卫生局了解到,目前并未有文件规定医生的问诊时间,如何监督医生的服务质量,各医院都有自己部门进行监督,病人也可以通过打医院的投诉电话反映情况,武汉市卫生局也有专门的监察部门做医风检查。

省卫生厅医政处副处长张伟去了一家附属综合医院,从挂号到最后离开,整个过程是1小时20分,而医生看病时间只有3分钟。不过,“医院管理还是相当不错,就诊指引相当清晰,服务态度相当好,工作人员相当忙碌”。

“病情还没说完,药单已开完”

“你把病人当成东西了,拎来拎去。”检查完毕,钟利娟这样对该医生说,谁知,还被医生给顶回来了。事后,她将此事转告给该院领导,这位医生第二天上门赔礼道歉了。钟利娟说,一些医生有“病人你不需要有尊严,我才是强势”的定位,“这种定位不准,有时直接导致医患矛盾”。

当记者接着想问有关皮肤治疗的方法时,医生已经将药单交到记者手上,表示按照说明书先吃完药后再看看情况,对于病情该注意的事项丝毫没有提及。

张伟调查,这家医院2012年的门诊量是460万人次,日均接诊量达1.21万人次。他认为,病人不管看什么病都到最好的医院,导致大医院负担加重。

“早上9点赶到时,专家号已经挂完了,只能挂普通号,担心错过叫号,自己和女儿焦急地等待到中午近1点,这期间有些医生吃饭去了,只有很少的医生值班,自己病情还未说完,医生药单都开好了。”刘先生说,自己不断争取时间问一些病情发病原因,但医生却说最好等到发作的时候再来看,称现在没有过敏反应,所以开点药先吃,随后就开始接诊下一位患者了。

2 .呆了1个多小时医生只看了3分钟

医院为什么不限制挂号数量?该院一位有关负责人解释说,该院皮肤科24小时有医生值班,保证每位患者都能当天看完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