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推进全省医疗改革的重要举措,内地香港药品差价有多大

图片 3

药房售货员报出的价格是港币23000元。售货员还拿出一本小册子,上边标明了内地的售价,“同样规格的赫赛汀,内地卖人民币25000元。”郑先生说。虽然比内地便宜6000多元人民币,郑先生还是货比三家,发现西环德辅道一家药店报价只有18500港币。

  专家认为内地“以药养医”推高药价,香港免税拉低药价

与香港相比,真正的区别在于:附加的成本多和滥。药品出厂到销售要跨过多道坎:先经过药品代理商,医药公司,再到下属分公司。每过一道坎,就得收一道费,最终导致销售价与出厂价相差甚远,如“成本不足1元的111‘克林霉素磷酸脂注射液1’,售价超10倍,采购要过N道关”;不仅如此,“关”多攻关费就多,有的采取会议的形式向有关人员攻关,有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向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行贿”,以致出现药价的50%竟都是攻关费。如此增加的成本怎能不高,药价怎能不贵?

“造成国内进口药品价格虚高的原因,是国内药品的定价机制决定的。”牛正乾介绍,作为药品流通终端的医院,实行的是药品加成制度,收到药品成本越高,医院的盈利越大。

图片 1

公立医院医药分家,独立的药剂师是防止医生滥开处方的把关人。用药的权力,掌握在医生手中,但是,配药的药剂师要核实处方,指导患者用药。虽然药剂师不会干预医生处方,但对剂量、服用建议等都积极参与。

  首先是售后服务难保障。药物都不是绝对安全的,很多药品在使用一段时间后会发现问题,比如此前发生的塑化剂事件,这时药厂会通知医院回收,医院再通知病人。内地人在香港买药之后,药店完全不知道客户的情况,也就无法跟进售后,即使药品要回收,也难以通知到病人。另外,药店售货员并非专业的药剂师,一些病人必须知道的药品使用信息,比如有的药服完不能开车、不能躺下等,都难以保证准确传达。

有关部门对缓解看病贵的问题采取了不少措施,其中对药品价格进行了30次之多的降价,力度不小。但药品价格依然难降,其中的原因在于,药品定价不完全在于生产药厂,还受流通和销售部门的制约:价越高的药提成越大,而低价药提成相对要少,由此低价流不动,而高价却有市场。药企为了生存和发展,只能迎合,采取改变包装,减少数量来提高价格,而无多少利可图的低价药只能是慢慢消失。

内地援助项目药品价格与港相当

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副院长高亚说:“取消药品加成对于医院来说,影响并不会很大,药价降了,患者们更愿意来公立医院买药,所以对私人医院和药店来说,这种冲击比较大。在医院的经营体系中,诊疗费是由政府定价的,而药品、耗材却是市场价格,这中间的差距一直都很大。并且,医院投入最多的还是人力,一旦药房分离出去以后,从经营角度来说,是对医院经营压力的‘减负’。”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郭云沛认为,差价源于两方面,一是进口药属于原研药,享有单独定价的权利,即使过了专利保护期,价格也维持在相对高位。二是从关税来说,香港比内地低。

  既然药厂与医生的利益关系是导致内地药价虚高的一个原因,那么香港的药厂和医生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舍近求远”到香港购药直击药品机制管理软肋。尽量减少中间环节,不仅可以减少药品成本,还可以减少腐败,比起单纯的降药价更为有效。图片 2

昨日中国医药牛正乾认为,药品加成制度带来三大问题,一是购进药品价格越高获利越多,所以公立医疗机构不可能去采购低价药;二是使医生索取回扣的行为与医疗机构销售高价药品的利益驱动高度一致;三是让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得不开展“高定价、大回扣”的畸形竞争。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药学部副主任药师姚鸿萍说:“医院里的药房不是简单的派药工作,还有审核处方、药物咨询、用药交代以及药品维护多方面的职责。药房里的工作人员都要有药剂师资格证,他们与医师相互配合才能使病人得到最适宜的治疗。而一旦将药房分离出去或者交由第三方来经营,绕不开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谁来监督。医院的药物进入有着严格的招标环节,而承包出去的药房是否会受到市场的影响这都难以估量。如果没有完善的监管体系,一旦患者因为用药出现危险,那么谁应该为此负责呢?”

图片 3

  北京大学医学部药事管理教研室史录文教授介绍,进口药品定价一般分为三类:一类是按市场自主定价;一类是单独定价,包括原研药、专利药和独家品种,享受发改委的单独定价权利,赫赛汀就属于此类;一类是实行最高零售限价,一般纳入医保目录,与国内的药品定价方法相同。

内地药价高从外部看,“以药养医”是重要原因之一。按照规定,允许医院在“销售药品时,在进价基础上加价15%,这虽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但不是主要原因:如今一些医院已取消了“以药养医”,实行“医药分离”,但药品贵还是存在,看病贵并没有从根本上缓解。再则,药店直销的药也不便宜,上架的药品普遍还是贵。

昨日,记者在发改委网站并没有搜索到任何有关赫赛汀单独定价的内容。

与周先生有着相同顾虑的张珊最近老是往医院跑。由于春天气候因素她患了过敏性皮肤炎症。而看过皮肤门诊之后,她告诉记者:“我脸上过敏严重,去了中医院看,结果发现来皮肤科看病的患者都有这个薇诺娜的单子,而且医院里的药房根本没有这个药,去了附近的药店发现居然是药妆。这个情况总感觉医院和这个牌子的商家有关系。药品加成取消,甚至是像广州那样把药房分离出去,都可以减少医生通过滥开药而吃回扣的现象,医院的医生也能更客观地看病开处方。”

既然药厂与医生的利益关系是导致内地药价虚高的一个原因,那么香港的药厂和医生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在港买药为啥便宜这么多(深阅读)

同样的药,香港的药价为何比内地低得多?其中关税是一个原因,而主要是“得益于药厂到患者之间极其精简的销售链,没有中间盘剥”,也就是说药品的出厂价与销售价基本一致,压缩了流通领域。

报道援引北京大学医学部药事管理教研室教授史录文的话称,进口药品定价一般分为三类:一类是按市场自主定价;一类是单独定价,赫赛汀就属于此类;一类是实行最高零售限价,一般纳入医保目录,与国内的药品定价方法相同。

药品零加成的实施,是我省促进医药分开的重要决策,也是深化医疗改革的必由之路。在不断摸索医疗改革的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与人们的生命健康息息相关。

在香港,药厂也会通过一些方式影响医生。比如,药厂出钱办研讨会,或者请医生出国参观药厂。交通费、食宿费都由药厂负责。“但是,活动必须跟业务有关系,如果是顺道旅游所产生的费用,比如景点入场费等,医生就要自己出钱。”崔俊明介绍,这类研讨会、出国参观,都要通过学会进行,而不是直接联系医生。

  崔俊明分析,内地人来香港买药有三种风险:

最近,因价格等因素,不少内地人开始到香港购买药品。香港西环一家大药房的老板告诉记者,其一天销售额有10万港元,其中内地人约占一半。以一种治疗乳腺癌的药品——赫赛汀为例,内地卖人民币25000元,而香港有的药店报价只有18500港币(约合人民币14800元)。

2012年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曾向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提交提案,建议取消上述制度。牛正乾表示,要解决药品价格虚高问题,需从根本上将医疗和药品剥离开,“以香港为例,政府对医院出售药品的补贴有一定额度,在此情况下医院卖药不是以盈利为目的,对药品加价的热情自然没有那么高。”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牛正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不仅是肿瘤进口药品价格虚高,很多其他进口药品比香港、日本、韩国的同规格产品普遍要高。

风从广州吹来

北京肿瘤医院一位药师告诉记者,440毫克的赫赛汀在北京价格为24500元人民币。

  史录文认为,药品在内地和香港价格不同,除了与经济水平、用药习惯、公众认知度、医生用药习惯有关外,也与内地的药品价格机制有关,药品15%的加成抬高了药品价格。

报道还采访了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其表示赫赛汀在内地的销售价格经国家发改委批准同意,药价差距主要原因是税率。

在广州暨南大学上学的李梦醒拿着处方单在导医人员的告知下,找到了附近一家名为大众医药妇儿中心店的药店,在出示了处方后,她在店员指引下用自助机,不到5分钟就拿到了自己的药。“取药流程特别快,平时取药的地方天天排长队,所以在医院看病最怕取药,现在好了,到这就能拿药,还不用感受来自医院的压抑。”

到香港买药是最佳选择吗?

  湾仔骆克道义成药房刘汉豪提醒,严格来说,抗癌类药物大多是需要医生处方才能销售的。消费者要提防印度副厂产品,不要贪便宜买到假药。此外,大部分药房都不会有此类药品存货,需要订购。如药房称有现货,更要分外小心。

有媒体报道称,目前内地与香港药品价格存在较大差距,不少内地人都去香港买药。报道举例称,一种治疗乳腺癌的药品赫赛汀同样规格在中港两地差价达1万元。对此,赫赛汀生产企业——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昨晚发布声明,表示赫赛汀在内地系自主定价,且符合一定条件的病人用药价格水平与香港相当。

陕西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党组书记戴征社在陕西省城市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实施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启动仪式上说:“此次会议的目的是向全省人民、向全社会宣布以药养医历史在陕西结束,今后就要执行新版医疗服务价格方案。这标志着全省医改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我省朝着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总目标又迈出新步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