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古代哲学中用以表示物质存在的基本概念,另一方面作为具体的万物之一又自然会受到天地之气

病因
具有致病作用的因素,均称为“邪气”。张景岳对此论之尤当:“气之在人,和则为正气,不和则为邪气。凡表里虚实,逆顺缓急,无不因气而至,故百病皆生于气。”外来的致病因素(客气)中,主要包括六淫与疠气。六淫(风寒暑湿燥火)即反常之六气;疠气则是一类具有强烈传染性的外邪,又称疫气、戾气、异气、毒气、瘴气、时行之气等。内伤的病因中,有情志异常之怒气,脏腑异常之肝气等。

概而言之,气在中医学中主要用于以下三个方面:

气的升降出入运动,不仅仅是推动和激发了人体的各种生理活动,而且只有在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的生理活动中,才能得到具体的体现。例如,肺的呼吸功能,体现着呼气是出,吸气是入;宣发是升,肃降是降;脾胃和肠的消化功能,以脾主升清,胃主降浊来概括整个机体对饮食物的消化、吸收、输布和排泄过程;机体的水液代谢,是以肺的宣发肃降,脾胃的运化转输,肾的蒸腾气化和吸清排浊,来概括水液代谢的全过程。所以,机体的各种生理活动,实质上都是气的升降出入的具体表现。

3.主要功能

人体的气,从整体上说,是由肾中精气、脾胃运化而来的水谷精气和肺吸入的清气所组成,在肾、脾胃、肺等生理功能的综合作用下所生成,并充沛于全身。人体的气,又是多种多样的,由于其主要组成部分、分布部位和功能特点的不同,而又有各种不同的名称,如元气、宗气、营气、卫气等。人体的气,除了上述最重要的四种气之外,还有“脏腑之气”“经络之气”等。
在中医学里,气的名称还有很多。例如:把致病的物质,称作“邪气”;把体内不正常的水液,称作“水气”;把整个机体的生理功能和抗病能力,称作“正气”;把中药的寒、热、温、凉四种性质和作用,称作“四气”等。由此可见,“气”在中医学里是一字多义,有的作为“性质”,有的作为“功能”,也有的作为“气候”。这些,都和本期所论述的人体之“气”有区别。
元气
元气,又名“原气”“真气”,是人体最基本、最重要的气,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
元气的组成,以肾所藏的精气为主,依赖于肾中精气所化生。肾中精气以受之于父母的先天之精为基础,又赖后天水谷精气的培育。元气的盛衰,并不完全取决于先天禀赋,亦与脾胃运化水谷精气的功能密切相关。
元气是通过三焦而流行于全身的,内至脏腑,外达肌肤腠理。其主要功能是推动人体的生长和发育,温煦和激发各个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的生理活动。
所以说,元气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是维持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机体的元气充沛,则各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的活力就旺盛,机体就强健而少病。若因先天禀赋不足,或因后天失调,或因久病损耗,以致元气的生成不足或耗损太过时,就会形成元气虚衰而产生种种病变。
宗气 宗气,是积于胸中之气,宗气在胸中积聚之处,称作“气海”,又称“膻中”。
宗气,是以肺从自然界吸入的清气和脾胃从饮食物中运化而生成的水谷精气为其主要组成部分,相互结合而成。因此,肺的呼吸功能与脾胃的运化功能正常与否,直接影响着宗气的旺盛与衰少。
宗气聚集于胸中,贯注于心肺之脉,主要功能有两个方面:一是走呼吸道以行呼吸。凡语言、声音、呼吸的强弱,都与宗气的盛衰有关。二是贯心脉以行气血。凡气血的运行、肢体的寒温和活动能力、视听的感觉能力、心搏的强弱及其节律等,皆与宗气的盛衰有关。
宗气具有推动心脏的搏动、调节心律等功能。所以,在临床上常常以“虚里”处(相当于心尖搏动部位)的搏动状况和脉象来测知宗气的盛衰。
营气
营气,是与血共行于脉中之气。营气富于营养,故又称“荣气”。营与血关系极为密切,可分而不可离,故常常“营血”并称。营气与卫气相对而言,属于阴,故又称为“营阴”。
营气,主要来自脾胃运化的水谷精气,由水谷精气中的精华部分所化生。营气分布于血脉之中,成为血液的组成部分而循脉上下,营运于全身。
营气的主要生理功能,有营养和化生血液两个方面。水谷精微中的精专部分,是营气的主要成分,是脏腑、经络等生理活动所必需的营养物质,同时又是血液的组成部分。
卫气
卫气,是运行于脉外之气。卫气与营气相对而言,属于阳,故又称为“卫阳”。
卫气,主要由水谷精气所化生,它的特性是活动力特别强,流动很迅速。所以它不受脉管的结束,运行于皮肤、肌肉之间,熏于肓膜,散于胸腹。
卫气的生理功能有三方面:一是护卫肌表,防御外邪入侵;二是温养脏腑、肌肉、皮毛等;三是调节控制腠理的开合、汗液的排泄,以维持体温的相对恒定等。
营气和卫气,都以水谷精气为其主要的生成来源,但是“营在脉中”“卫在脉外”,营主内守而属于阴,卫主外卫而属于阳,二者之间的运行必须协调,不失其常,才能维持正常的腠理开合、正常的体温、“昼精而夜寐”(《灵枢·营卫生会》),以及正常的防御外邪的能力。

概而言之,气在中医学中主要用于以下三个方面:

营气、卫气
营气是富于营养、与血共行于脉中之气,故又称“荣气”,或“营血”并称。由水谷精气中的精华部分所化生,成为血液的组成部分而循脉上下,营运于全身,即如《素问·痹论》说:“营者,水谷之精气也。和调于五脏,洒陈于六腑,乃能入于脉也。故循脉上下,贯五脏,络六腑也。”
卫气是运行于脉外之气,也由水谷精气所化生,具有“剽疾滑利”的特性,故不受脉的结束,能“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合”。营卫二气相对,营属于阴而称之“营阴”,卫属于阳而称为“卫阳”。

宗气,是以肺从自然界吸入的清气和脾胃从饮食物中运化而生成的水谷精气为其主要组成部分,相互结合而成。因此,肺的消化功能与脾胃的运化功能正常与否,直接影响着宗气的旺盛与衰少。

(1)推动和调节人体的生长、发育和生殖:机体生、长、壮、老、已的自然规律,与元气的盛衰密切相关。当父母的生殖之精结合形成胚胎时,即产生了胚胎个体内部的元气。在胚胎自身元气的促进下,充分利用母体提供的精气的营养,逐渐发育成为成熟的胎儿。出生后从幼年开始,肾精以先天之精为基础,得到后天之精的补充而渐渐充盛,化生元气以促进生长发育。到了青壮年期,肾精充盛到一定程度,化生充足的元气,使机体发育,形体壮实,筋骨强健;同时在元气的激发作用下,产生天癸,以促进第二性征的发育成熟,使机体具备生殖能力。待到老年,由于生理或病理性消耗,肾精渐衰,元气的化生逐渐减少,形体出现衰老之象,生殖机能也随之衰退,直至元气衰亡,生命终止。因此,元气不足则容易出现生长发育迟缓、生殖机能低下以及未[FS:PAGE]老先衰的病理改变。

气,在中国古代哲学中用以表示物质存在的基本概念,通常指一种极细微的物质,是构成天地万物的本源。《庄子》中提出的“通天下一气”的观点,即气一元论,对中国传统文化具有极为深刻的影响,并成为古代认识世界的自然观。引入中医学后,在哲学层面基本含义的基础上,气的概念应用得以具体化,形式与内容都得到了空前的充实与拓展,并与阴阳、五行一起,构成了中医学的世界观与方法论,用以阐明人的生命活动与外界环境的关系,人体的生理结构与功能,疾病的发生、发展及防治规律等,进而成为中医学最具标志意义的几个核心概念之一。

病证
气的异常可直接导致疾病的发生,且致病非常广泛,一些病证径以“气”命名,如气呕、气呃、气泄、气痢、气秘、气淋、气厥、气膈、气积、气臌、气瘿、气瘤、气肿、气痈、气翳、逆气、伏气、水气、痰气、痞气、肥气、梅核气、奔豚气、疳气、胎气、癖气、疝气等等。

营气的主要生理功能,有营养和化生血液两个方面。水谷精微中的精专部分,是营气的主要成分,是脏腑、经络等生理活动所必需的营养物质,同时又是血液的组成部分。所以《灵枢·邪客》说:“荣气者,泌其津液,注之于脉,化以为血,以荣四末,内注五脏六腑”。

(一)元气

病证
气的异常可直接导致疾病的发生,且致病非常广泛,一些病证径以“气”命名,如气呕、气呃、气泄、气痢、气秘、气淋、气厥、气膈、气积、气臌、气瘿、气瘤、气肿、气痈、气翳、逆气、伏气、水气、痰气、痞气、肥气、梅核气、奔豚气、疳气、胎气、癖气、疝气等等。

中医学视气为构成人体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即如《难经·八难》言:“气者,人之根本也。根绝则茎叶枯矣。”因此可言,人体是气的聚合体,并由气主司着生命活动,而气具有物质与功能的,或阴阳的双重属性。

人体的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都是气的升降出入场所。气的升降出入运动,是人体生命活动的根本;气的升降出入运动一旦止息,也就意味着生命活动的终止而死亡。如《素问·六微旨大论》说:“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故器者,生化之宇,器散则分之,生化息矣”。

(2)推动和调控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的生理活动:元气通过三焦,流布周身,可推动和激发人体各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正常的生理活动。另一方面,命门为元气之根,内寓元阴、元阳。元阴、元阳是一身阴阳的根本,五脏阴阳皆以元阴、元阳为根本。正如张介宾《景岳全书·命门余义》所说:“命门为元气之根,水火之宅,五脏之阴气非此不能滋,五脏之阳气非此不能发。”因此,元气阴阳之间的协调平衡,可对全身脏腑阴阳起到调节作用,是维持全身阴阳协调平衡、推动和调节机体各种生理活动的根本。故元气充足,则脏腑功能强健;若元气虚弱,则脏腑功能低下。

病理之“气”

生理之“气”

宗气,是积于胸中之气,宗气在胸中积聚之处,称为“气海”,又称“膻中”。

元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本始物质,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有推动和调节人体生长发育、生殖以及推动和调控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生理活动的作用。

人体是一个以五脏为中心的有机整体。在生命活动中,脏腑的功能(即脏腑之气)发挥着最为重要的作用。具体而言,脏腑之气的概念所指内容非常丰富也相当复杂,有广义、狭义,也有实指、虚指,既可指其相应的功能,也可指属于正气成分(气、血、阴、阳)的一种状态。如胃气,既可指脾胃的纳化升降,也可单指胃的纳与降,还可指胃的气的状态。

宗气
又称“大气”,是积于胸中之气,是由肺从自然界吸入的清气和脾胃从饮食物中运化而生成的水谷精气相合而成。其在胸中积聚之处,称作“气海”或“膻中”。
宗气的主要功能一是走息道以行呼吸故,二是贯心脉以行气血。

元气的主要功能,是推动人体的生长和发育,温煦和激发各个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的生理活动,所以说,元气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是维持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机体的元气充沛,则各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的活力就旺盛,机体的素质就强健而少病。若因先天禀赋不足,或因后天失调,或因久病耗损,以致元气的生成不足或耗损太过时,就会形成元气虚衰而产生种种病变。

元气,《难经》又称之为原气,是人体最基本、最重要的气,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元气包括元阴、元阳之气两部分。《内经》虽无“元气”或“原气”之称,但有“真气”之说。《素问·离合真邪论》说:“真气者,经气也。”《素问·上古天真论》则云:“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灵枢·刺节真邪》曰:“真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充身者也。”从《内经》所论来看,一是将真气与“虚邪贼风”相对而言,指人体的正气或正气的重要部分;二是说明了真气的来源是“所受于天”,即来源于自然界的清气,与“谷气”共同充养人体。后世医家大多认为真气是对人体所有之气的概括,但也有医家将真气等同于元气,如李东垣《脾胃论·脾胃虚则九窍不通论》说:“真气又名元气,乃先身生之精气也。”这里的元气概念,也应与古代哲学中的“元气”相区别。中国古代哲学认为,气是构成世界的本原物质,这一观点被两汉时期的“元气论”所同化,形成了“元气一元论”,即认为元气是构成天地万物的本原。

中医学认为,人体之气是由禀受于父母的先天精气、来源于水谷的精微之气及自然界之清气,通过肾、脾胃及肺等脏腑生成的(“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类证治裁》),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以升降出入的运动形式(气机),弥散、充斥于全身上下内外,可谓无所不到,无处不在,发挥着推动、温煦、防御、固摄、气化等作用。

天地间为气所充,因气而动。如云与雨的形成,即是天地之气交互作用的产物。《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对此释言:“故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人居其中,一方面属于抽象意义的“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素问·天元纪大论》)之类,即“天地合气,命之曰人”(《素问·宝命全形论》),另一方面作为具体的万物之一又自然会受到天地之气,诸如地域环境、季节气候、昼夜晨昏等因素的影响,即“此人与天地相应者也”,或“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这就是中国古代哲学与中医学提倡的“天人合一”或“天人相应”观,其最重要的体现是合于“气”,也即“天地气交,万物华实”(《素问·六微旨大论》)。

人体的气,是不断运动着的具有很强活力的精微物质。它流行于全身各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无处不在,时刻推动和激发着人体的各种生理活动。

(2)分布:营气循行于经脉中,与血液并行,通过十二经脉和任、督二脉运行全身各个部分,内而脏腑,外而皮肉筋脉,终而复始,营周不休,发挥其滋润和营养全身的作用。如《素问·痹论》说:“荣者,……乃能入于脉也。故循脉上下,贯五脏,络六腑也。”

天地间为气所充,因气而动。如云与雨的形成,即是天地之气交互作用的产物。《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对此释言:“故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人居其中,一方面属于抽象意义的“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素问·天元纪大论》)之类,即“天地合气,命之曰人”(《素问·宝命全形论》),另一方面作为具体的万物之一又自然会受到天地之气,诸如地域环境、季节气候、昼夜晨昏等因素的影响,即“此人与天地相应者也”(《灵枢·邪客》),或“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灵枢·岁露论》)。这就是中国古代哲学与中医学提倡的“天人合一”或“天人相应”观,其最重要的体现是合于“气”,也即“天地气交,万物华实”(《素问·六微旨大论》)。

气,在中国古代哲学中用以表示物质存在的基本概念,通常指一种极细微的物质,是构成天地万物的本源。《庄子》中提出的“通天下一气”的观点,即气一元论,对中国传统文化具有极为深刻的影响,并成为古代认识世界的自然观。引入中医学后,在哲学层面基本含义的基础上,气的概念应用得以具体化,形式与内容都得到了空前的充实与拓展,并与阴阳、五行一起,构成了中医学的世界观与方法论,用以阐明人的生命活动与外界环境的关系,人体的生理结构与功能,疾病的发生、发展及防治规律等,进而成为中医学最具标志意义的几个核心概念之一。

人体的气,除了上述最重要的四种气之外,还有“脏腑之气”、“经络之气”等。所谓“脏腑之气”和“经络之气”,实际上都是元气所派生的,是元气分布于某一脏腑或某一经络,即成为某一脏腑或某一经络之气,它属于人体元气的一部分,是构成各脏腑、经络的最基本物质,又是推动和维持各脏腑、经络进行生理活动的物质基础。

(2)营养全身:营气随血液运行于全身,输布于各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发挥营养作用,维持正常的生理功能。《读医随笔·气血精神论》指出:“营气者,生于脾胃,以濡筋骨、肌肉、皮肤,充满推移于血脉之中。”营气化生血液和营养全身的功能又是相互关联的,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