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足跟疮肿痛,诸症悉退

足跟乃督脉发源之所,化痰止咳所过之地。若饮食失节,起居失宜,亏本足孟陬经,则成疮矣。

立斋曰∶足跟乃督脉发源之所,通鼻窍所过之地。若饮食失节,起居失宜,亏足三阴经,则成疮矣。若漫肿寒热,或体倦少食,属阳虚下陷也,用补中散寒汤。若晡热带作物痛,头目不清,属血虚阴火也,前汤并六味丸。若痰涎回升,或争吵生疮,属肾水干枯也,前汤并加减八味丸。凡此皆当滋其化源,若治其外则误矣。俗云,兔啮疮者,盖猎人被兔咬足跟,或疮久而不敛,必气血沥尽而死。若人脚跟患此,亦终难愈,因名兔啮也。

薛立斋治通府黄廷用,饮食生活失宜,两足发热,口吐痰,自用二陈、四物并甚,两尺数而无力,此气虚之症也。不相信,仍服前药,足跟热痒。认为疮毒,又服导湿之剂,赤肿大热;外用上药,破而出水,久而不愈。及用追毒丹,疮实如桃,始信薛言,滋其化源,半载得瘥。

疮生于两
,初起赤肿,久而腐溃或津淫搔痒,破而脓水淋漓。盖因饮食生活,亏本肝肾初起恶寒壮热,肿
作痛者,属湿热,用槟苏败毒散。若漫肿作痛,或不肿不痛者,属阴虚,用补阴八珍汤。若脓水淋漓,体倦食少,内热心悸者,属阳虚,用补中利尿加茯苓块、酒炒白白芍药。若午后热,或疼痛,头目不清者,属阴火,前汤加酒炒黑黄柏,及六味牛奶子丸。若午后发热,至卯时分方止,是血虚,前汤加芎、归、熟地。若纠葛伤脾而什么,用归脾汤加山菜、山栀。若怒动肝火而什么,用补中解表汤加京芎、山栀、黄芩。内热夜盲,肉体倦怠,或痰涎上升,或吵架生疮,属脾阳虚热,用六味地髓丸、补中利肠府汤。若受伤之处黑黯,肉体畏寒,饮食少思,属脾脾虚败,用八味地髓丸。若误用攻伐,复损胃气,绝其化源,治亦难矣。

钦天薛天契年逾六旬,两
脓水淋漓,发热吐痰,数年不愈,属肾脏风症,用四生散而瘥。

阴火也,前汤并六味丸。若痰涎回升,阴痒吐血,属肾水干涸也,前汤并加减八味丸。凡此皆当滋其化源,若治其外则误矣。俗云∶兔啮疮者,盖猎人被兔咬足跟,久而不敛,气血沥

一男儿,素不慎起居,内热引饮作渴,体倦两足发热,后足跟作痛。或用消肿除湿之剂,越发发肿。又服败毒之药,
赤痛甚。复用止痛祛毒,溃裂番张,状如赤榴,热痛如锥,内热晡热。此以足三阴亏折,朝用十全大补汤,夕用加减八味丸,外敷干归膏,两月余而愈。其服消毒等药而殁者,不可能枚举。

一男儿素不慎起居,内热引饮食,作渴体倦,两足热,后足跟作痛。或用消热除湿之剂,尤其发肿。又服败毒之药,
赤痛甚。恪用祛毒消热,溃烈翻张,状如赤榴,热痛如锥,内热晡热。此因足三阴亏蚀,朝用十全大补,夕用加减八味丸,外敷土当归膏,两月余而愈。其服消毒等药而殁者,不能够枚举。

鸿胪翟少溪,两
生疮,渐至遍身,发热吐痰,口燥咽干,盗汗心烦,溺赤足热,日晡益甚,形体日瘦,此和胃生津虚火也。用六味丸,一月诸症悉退,7月精力平复。

味丸,诸症悉愈。七年后小便淋沥,茎道涩痛,此阴已痿,思色而精内败也,用前丸及补中消痈汤加麦门、五味而愈。

大尹陈汝邻,两脚酸软,或赤或白,足跟患肿,或痛或痒后痛,而或如无皮,或如皱裂,日晡至夜,胀痛
热。用补中利尿汤加八味丸料,补其肝肾而愈。

太尹陈汝邻,双腿酸软,或赤或白,足跟患肿,或痛或痒后痛,而或如无皮,或如皱裂,日晡至夜,胀痛
热。用补中解毒汤,加八味丸料,补其肝肾而愈。

薛立剂治一妇人,素阳虚,因大劳,两足发热晡热,月经过期。或用四物、芩、连,饮食少思,胸痞吐痰。用二陈、枳实、黄连,大便不实,吐痰无度,足跟作痛。曰∶足热晡热,月经过期,肝脾阳虚也;胸痞吐痰,饮食不思,脾胃血虚也。盖胃为五脏之根本,胃气一虚,诸虚悉至。先用补中宁心加茯苓个、羊眼半夏,脾胃渐健,乃佐以六味丸,不两月而痊。

一男儿右边脚肿,浅绿照旧,寒热恶心,饮食少思,此本性不足,而为外邪所感也。用六君,加藿香、包袱花、胡藭,而寒热止;又用补中利尿汤,而肿痛消。

翟鸿胪两
生疮,渐至遍身,各大寸许,肿而色黯,时出血水,吐痰咽干,盗汗心烦,溺赤,四月元气顿复。

一男子足跟作痛,热渴体倦,小便如淋,误用败毒散,致发烧恶寒,欲呕不食,吐痰脑瓜疼。此足三阴亏本,而药复伤。余用十全大补汤、加减八味丸,各九十余剂而愈。

一汉子,患足跟疮肿痛,服消毒散,搽追蚀药,虚证迭出,形体骨立,自分必死。余用十全大补汤兼山薯、山茱萸,两月余而愈。

一妇人劳则足跟热痛,作阴阳虚,用八珍汤而痊。后遍身瘙痒,服风药发热抽搐,肝脉洪数。此肝家气虚,火盛生风,以天竺黄、胆星为丸,用四物、麦冬、五味、芩、连、炙草、山栀、柴胡煎送而愈。

陈湖陆懋诚,素因阳虚过饮入房,发热腿痛似
疮。用公布之剂,两条腿肿黯,热气如雾,欲补加山芋、山茱萸、黑顺片一剂,脉症顿退;却去黑顺片,又二剂,伤愈。

松江掌教翟立之素善饮,遍身疙瘩,搔起白屑,上体为何,面目
肿,成疮结痂,承浆溃脓、青翘、山栀、柴草、芩、连一剂,诸症悉退,四剂全退。两睛各显赫色翳一片,亦属肝火,再剂翳去,乃用六味丸而愈。

一男儿素不慎起居,内热引饮,作渴体倦,两足发热,后足跟作痛。或用解表除湿之剂,更晡热,此因足三阴耗损。朝用十全大补汤,夕用加减八味丸,外敷当归曲膏,两月余而愈。

一妇人,两足发热,两跟作痛,日晡热甚。余认为肝肾血虚,用加减逍遥散、六味生地黄丸,四十余剂而愈。

一妇人两足发热,足跟作痛,日晡热甚。此肝肾阳虚,用逍遥散、六味丸,八十余剂诸症愈。

一男子先于两
,后及遍身生疮,似疥非疥,时或脓水淋漓,双腿为甚,身体倦怠,作痒烦热,年余不愈。余作止痰祛咳虚火,用加减八味丸而愈。

一儒者身发疙瘩,时起赤晕,憎寒发热,服疠风之药,眉落筋挛,后疙瘩渐溃,日晡热甚,柏、铃儿草,肝脉渐和,晡热渐退。又用八珍汤,加山栀,寒热顿去。再与加味逍遥散,加参、术、钩藤钩、木贼,服两月疮悉愈而眉渐生。后因怒复作,用小柴草汤加芎、归、钩藤钩、木贼而愈。后劳役发热,误用寒剂,不常身痒,日晡亦晕,早与补中解表汤加五味、麦门、野薯,午后与加减八味丸寻愈。后食炙爆等物,痰盛作渴,仍发疙瘩,小便白浊,右关脉滑大有力,用补中宁心汤,加山栀,诸症悉退。

其性格很顽强在艰辛辛劳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消毒等药而殁者,不能够枚举。

杨锦衣,脚跟生疮如豆许,痛吗,状似伤寒。以还少丹、内塞散治之,稍可。次因纳宠作痛,反服攻毒药,致血气愈弱,腿膝痿弱而死。盖足跟乃二FS
发源之处,固经安胎所由之地。

朱丹(zhū dān 卡塔尔溪治一人,足跟痛,有血热,用四物汤加香柏、铃儿草、牛膝之类。

一男士腿患痈,服克伐之药,赔本元气,不能够成脓。余为托里而溃,大补而敛,但大便结燥,用十全大补汤加麦门、五味而润,月余仍结,自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润肠丸,而泻不仅。余用补中泄热汤,送四神丸,数性格很顽强在起起落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而愈。

一男生愈后,肌肤作痒,骨痿饮汤,在这之中软弱不能够化生津液,荣养肌肤,午前服七味杨桴散门全愈。

一匹夫亦患此,泰山压顶不弯腰消毒散,搽追蚀药,虚症叠出,其形体骨立,自分必死。余用十全大补,兼山茱、山芋,两月余而愈。

若疮口不合,则FS
气不可能产生,肾气由此而泄,故为一生之疾。况彼疮先得于虚,复不知戒,虽大补气血,犹恐不如,安可服暴悍攻毒之药,以危机之乎。

一膏粱之人,两条腿发热,作渴,左尺脉数而无力。谓此足三阴亏蚀,防范疽。不相信,反服秘精利水之药,尤其晡热头晕。又服四物、知、柏、日晡热甚,饮食渐少而发疽。乃用补中解热、六味生地黄,百余而愈。其不相信,导致不起者多矣。

一男人愈后,因劳恶寒,咳嗽体倦,余谓恶寒乃胃血虚,无法敬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肌表,脑仁疼乃清血虚,不剂而瘥。

一膏粱之人,双腿发热带作物渴,左尺脉数而无力。余谓∶此足三阴蚀本,防备疽。不信,反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余用补中活血、六味地髓丸,百余性格很顽强在起起落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而其不相信,患疽导致不起者多矣!

一治脚汗,用杨花着鞋中,或加绵絮入在内尤佳。

一男人愈后,每早吐痰碗许,形体倦怠,在那之中虚气而不能克化饮食,以参、
、山蓟、广陈皮若性格健旺,营业运维不息,痰自无矣。

一妇人劳则足跟热痛,余感觉三阴虚,用八珍汤而痊。后遍身搔痒,误服风药,发热抽搐,肝脉洪数。此肝家阳虚火盛而生风,以天竺、胆星为丸,用四物、麦门、五味、芩、连、炙草、山栀、柴草,熬汤送下而愈。

治远行脚肿痛方,用之可行千里,轻松甚妙。回草、细辛、乌药等,各为细末,掺在鞋内,如着长筒靴,即以水微湿过,然后掺药。一法以蚯蚓涂肿处,高搁起脚,一夕即愈。

一男生愈后,恶寒头晕,食少年体育倦,属中脾虚亏,用补中除热汤加蔓荆子,并十全大补汤加五味子,血气充而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