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盛加酒炒黄连.,岐伯曰∶脉悬绝则死

下痢脓血,越发发热而渴,心腹痞满,呕而不食,此疫痢兼证,最为危急。夫疫者胃家事也,盖疫邪传胃十常八九,既传入胃,必从下解,疫邪不可能自出,必藉大肠之气传送而下,而疫方愈。夫痢者,大肠内事也,大肠既病,失其传递之职,故正粪不行,纯乎下痢脓血而已,所以平素谷食停积在胃,直须大肠邪气将退,胃气通行,正粪今后而下,今大肠失职,正粪尚自不行,又何能与胃载毒而出?毒既不前,羁留在胃,最能败坏真气,在胃三日,有一日之害,不常有不时之害,耗气搏血,神脱气尽而死。凡遇疫痢兼证者,在痢尤为吃紧,疫痢俱急者,宜槟芍顺气汤,诚为一石二鸟。

人有夏季上秋期间,腹部痛作泻,变为痢疾,好似鱼冻,久则红白相间,此是肝克脾土也。盖夏季金秋期间,寒热必然相杂,肝遇凉风,则木气不舒,上无法宣,必至下克。

脉诀云.痢疾脉沉细者生.洪大者死.此言久病也.初起之时.元气未虚.谷气尚强.其脉未有不滑而大者.惟久病之后.元气已虚.谷食又少.故脉宜沉细.不宜洪大也.夫痢疾之起.由于暑食伤脾.不能运化.并于血分.作成痢疾.其色红者.从食中之热化.其色白者.从食中之冷化.不得以赤为热.而白为寒也.治之当分表里.丹溪曰.恶寒发热.身首俱痛.是为在表.在表则当散暑.邪入里.必由皮肉而及筋骨.由筋骨而入肠胃.今寒热身痛.表邪未净也.若但清胃化滞.不如其表.则表间之邪.势必尽从里出.何日可解.山菜化滞汤.诚表里两解之良剂也.古方用土精败毒散.责之太阳.而不责少阳.未免求之太远矣.至于后重狼狈.咳嗽急坠.是为在里.在里则当下.宜用朴黄丸下之.然欲用下药.必在两26日时期.元气未虚.脉犹有力.方可用下.若日风肿多.脉来无力.虽有后重.气虚下陷.与初起者分裂.不可妄下.至于外无发烧身痛.内无里急后重者.宜用芩芍调中汤.黄芩能敛大肠之气.白芍能敛大肠之血.痢疾便红.非此不愈.然患痢之人.多由饮食不节.旧积未尽.新谷又多.往往然也.若见胸中不宽.芩芍未可骤用.恐其希望落空饮食.愈加其痢.通调之后.合当大补元气.但痢家血虚者固有.而阴亏者亦多.下多亡阴.脏腑虚燥.大渴欲饮.脉来细数.宜用娇客活血汤.但止其汤.其痢自愈.假设气虚.脉必洪大无力.宜用芩芍补中汤.或用资生丸.补而不愈.方可再行兜涩.不可骤用粟壳等药.恐积滞不尽.而成胀满.康复甚也.即便.肾有胃关.未可水肿而胃不损者.凡四君归脾十全补中.皆补阳虚.未尝不善.若病在火衰.土位无母.设非桂附大补命门.以复肾中之阳.以救脾家之母.饮食何由而进.门户何由而闭.真元何由而复耶.若畏热不前.仅以参术补土.未见痢之能愈也.此皆治热痢之法.而沉寒者亦有.不可泥定是热.平法郎阳柔弱.口食生冷凉物.招致胃寒下痢.脉来沉细无力.四肢厥冷.可为辨也.宜用理中国化学工业进出口总公司滞汤.不但冷痢如此.即热症变冷者亦往往有之.李东垣云.瘰疬不仅仅.各症不减.或反加重.竟作虚治.用补中汤.加炮姜一升一补.虚回而痢自止.如小腹重坠切痛奔豚.加铁观音胡韭子诚确论也.痢家虽不禁食.只宜雅淡柔烂.少吃为妥.生热汤面食俱不相宜.浓味尤当禁之.至于五色兼下者.如鱼脑髓者.或下粉尘屋漏水者.大孔如竹筒.唇似朱涂者.皆难治之症也.又有热毒痢者.水谷倾囊而出.一白天和黑夜晚八四十行.此则肠胃为热毒所挠.宜从里治.里急后重者.宜用大黄黄连甘草大剂下之.若无里急后重.宜用芩芍调中汤.加黄连半天腰.盖暑邪据于肠胃.凉药入口.隔拒而不纳.少加铁观音.引凉药直达热所.犹如向导之兵.人所不知者也.若脉来沉细无力.八二十行者.又为弱者下陷.非前法所可治也.下痢噤口者.胃中湿热之毒.熏蒸清道而上.引致食欲闭寒.不欲饮食.古方仓禀汤.散其内部热毒.非散表也.后以仓连西洋参汤.再三与之.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之不应者.多主于死.初起胸中不宽.不欲饮食者.胃中有痰有食.非噤口也.又有血痢者.纯红散血.不与粪杂.故为血痢.若有血又有粪者.谓之肺痈.非血痢也.此因饮食伤脾.中州纠结.不能够摄血.所以血从大孔而下.亦用芩芍调中汤.若脉来细数.胸中仍然者.宜用山菜四物汤.加玉豉乌梅之类.勿以血痢为拘耳.丹溪云.先水泻而后便脓血者.脾传肾也.为贼邪治之难愈.先脓血而后水泻者.肾传脾也.为微邪治之易痊.论虽如此.又当看其轻重.先泻后痢.固为难治.若下痢不甚.岂难治乎.先痢后泻.固为易治.若泻多不唯有.岂易痊乎.世有痢兼疟者.当以治痢为主.不必治疟.若疟后变痢发泄已尽.必无暑热之毒.宜以资生丸调弄整理.其有专断饮食.产生痢疾者.又不拘于此例也.

经义

一、病因病机

槟芍顺气汤 专治下痢频数,里急后

而脾胃之中受清夏暑热,欺肝木凋零,乃与肝木相争。肝木激而成怒,克土更甚。

山菜化滞汤

帝曰∶肠 牛皮癣何如?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帝曰∶肠
下白沫何如?岐伯曰∶脉沉则生,浮则死。

1、时邪疫毒时邪,首要指体会暑湿热之邪,痢疾多发于夏季三秋之交,天气正值热郁湿蒸之际,湿热之邪内侵人体,蕴于肠腑,乃是本病发生的首要成分。《景岳全书·痢疾》说:“痢疾之病,多病于夏季晚秋之交,古法相传,皆谓炎夏大行,相火司令,热暑之毒积贮为痢。”疫毒,非风、非寒、非暑、非湿,“乃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温疫论·序》),“此气之来,不论老少强弱,触之者即病”(《温疫论·原病》),即疫毒为一种具备鲜明传染性的患病邪气,故称之疠气。疫毒的流传,与岁运、地区、季节有关。时邪疫毒,混杂伤人,变成痢疾流行。

槟榔 芍药 枳实 浓朴 大黄

口味之土伤,难容水谷,遂腹部痛而作泻矣。泻久而糟粕已尽,脾乃传肝木之气于肾,而肾见其子之气,乃相助而肇事,忘其自损母气也。红白相间者,肝不藏血而红见,肾不藏精而白见也。惟是肝内之血无多,肾中之精有限,何以能打算不断,如水之倾,如泉之涌也,不知六腑畏肝木之横,五脏助肾之困,交相成之也。治法急平其肝气之怒,少佐祛秽之药,则肝气不降而肾气顿收。不必宁心,脾胃之土自安,脾胃既安,何惧痢之有?方用平肝消痈汤∶

柴胡 黄芩 甘草 丹参 当归 枳壳 浓朴 山楂 木香 槟榔

帝曰∶肠
下脓血何如?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帝曰∶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岐伯曰∶滑大者生,悬涩者死,以脏期之。

2、饮食不节一是指一向饮食过于肥甘厚味或夏月恣食生冷瓜果,损害脾胃;二是指食用馊腐不洁的食物,疫邪病毒从口而人,积滞贪腐于肠间,发为痢疾。痢疾为病,发于夏新秋日之交,那些季节暑、湿、热三气交蒸,互结而侵略人体,加之饮食不节和不洁,邪从口人,滞于脾胃,积于肠腑。故痢疾的病理因素有湿、热(或寒)、毒、食等,湿热疫毒之邪为多,寒湿之邪比较少。病位在肠腑,与脾胃有关,那是因邪从口而人,经胃脾而滞于肠之故。故《医碥·痢》说:“无论何脏腑之湿热,皆得人肠胃,以胃为中国土木工程集团,主容受而传之肠也。”随着病痛的演化,疫毒太盛也可累及心、肝,病情贻误,也可穷及于肾,《景岳全书·痢疾》说:“凡里急后重者,病在广肠最下之处,而其病本则不在广肠而在脾肾。”痢疾的病机,重如果时邪疫毒积滞于肠间,壅滞气血,妨碍传导,肠道脂膜血络受到毁伤,贪腐化为脓血而成痢。肠司传导之职,传送糟粕,又主津液的更加的选用,湿、热、疫毒等病邪积滞于大肠,引致肠腑气机阻滞,津液再选取障碍,肠道不能够健康传导糟粕,因此爆发腹痛、大便反常之症。邪滞于肠间,湿蒸热郁,气血凝滞贪腐,肠间脂膜血络受到损伤,化为脓血下痢,所谓“盖伤其内脏之油脂,动其肠胃之脉络,故或寒或热,都有脓血”。肠腑传导失司,由于气机阻滞而不利于,肠中有滞而围堵,不通用准则痛,胃疼而欲大便则里急,大便次数扩充,便又不爽则后重,这几个都以由于大肠通降不利,传导成效失于调养之故。

老姜煎服。

白芍 当归 川红 枳壳 海滨车前 甘草水煎服。一剂痢轻,再剂痢又轻,三剂全愈。

柴芩乌拉尔甘草.用之以治暑也.枳朴山里红.用之以消化摄取也.河间曰.行血则便脓自愈.故用大红袍干归.调气则后重自除.故用独步春槟榔.此方不但初病宜用.即水肿身热者.亦宜用之.金匮云.下痢脉反弦.身热汗出者自愈.夫夜盲之脉.深刻阴分.沉细微弱矣.顿但是转弦脉.全都以少阳生发之气.用此逆流挽舟.邪从外散.宁不愈乎.若脉沉细滑.表里无热者.脾性纠缠.加藿香一钱.更有殊功.

○脾脉外鼓沉为肠 ,久自已。肝脉小缓为肠 ,易治。肾脉小搏沉为肠
下血,血温身热者死。

是因为感邪有湿热、寒湿之异,体质有阴阳天下兴亡之分裂,医治有不错与否,故临床展现各有差距。病邪以湿热为主,或为阳盛之体受邪,邪从热化则为湿热痢。病邪因疫毒太盛,则为疫毒痢。病邪以寒湿为主,或阳虚之体受邪,邪从寒化则为寒湿痢。热伤阴,寒伤阳,下痢脓血必耗伤正气。寒湿痢日久伤阳,或过用寒凉药物,或阴虚之体再感寒湿之邪,则病虚寒痢。湿热痢日久伤阴,或素体阴虚再感湿热之邪,则病阳虚痢。或体质素虚,或医疗不通透到底,或收涩太早,致正虚邪恋,虚实互见,寒热错杂,使病情拖延难愈,为时发时止的休憩痢。若影响胃失和降而不可能进食,则为噤口痢。

此方全不去治痢,但去平肝而痢自止。盖痢之来也,始于肝;痢之成也,本于肾。平肝则肝气平,肝平而肾气亦平。肝肾之气平,而脾胃乌有不平者乎。今人但去治脾胃也,所以痢不能够遽止耳。

朴黄丸

○心肝 亦下血,二脏同病人可治。其脉小沉涩为肠 ,其身热者死。

二、临床表现

此症用和腹汤亦可。

大黄 浓朴

○阴阳虚,肠 死。

痢疾以肠发烧痛拉稀、里急后重,便下赤白脓血为主要突显,但医疗症状轻重差别异常的大。轻者,胃痛不著,里急后重不引人侧目,大便天天次数在12次以下,或被误诊为泄泻;重者,腹部痛、里急后重均甚,下痢次数频繁,以致在未现身泻痢以前即有高热;、神疲、面青、肢冷以致昏迷惊厥。多数发病较急,慢性起伤者,以发热伴呕吐起来,进而阵发性腹部疼、拉稀,里急后重,下痢赤白粘冻或脓血。也可以有冉冉发伤者,缓慢发病则发热不甚或无发热,独有腹部疼、里急后重,下痢赤白粘冻或脓血的主症,下痢的次数与量均少于慢性发病人。慢性发病人,病程非常的短,经常在2周左右;缓慢发病人,病程较长,非常多复蕈难愈,以至病程可达数月、数年之久。痢疾可散在产生,也可在一样地区产生流行。

白芍 当归 枳壳 广木香 甘草 水煎服。

芩芍调中汤

○肾移热于脾,传为虚,肠 死。

三、诊断

人有夏金秋日时期,先泻后痢,腹中疼痛,后重之极,不痢不可,欲痢不得,口渴饮水,小便艰涩,小肠作胀,人觉着火邪之重也,何人知是湿热之盛乎,盖夏伤于热,必饮水过多,热虽解于有的时候,湿每留于肠胃,迨至孟秋,寒风袭于肤浅,热必秘于脏腑,于是热欲外泄而无法,热必须要与湿相合。不过湿与热非好相识也,相合照争,而疼痛生矣,热欲下出,湿欲相留,互相制约于大肠之间,而后重现矣。热欲出而不得出,则热必上焚,一定要求助于水。不过湿留于下焦,而火则忌水也,使水不能传入于膀胱,水火战役,仍从大肠而出,此小腹之所以发胀耳。治法分解其湿热,俾浊者趋于大肠,清者入于小肠,不必用涩药以解热也。方用分解湿热汤∶

枳壳 浓朴 山楂 黄岑 白芍 丹参 桔梗 槟榔 泽泻

哲言

1、夏季白藏流行季节发病,发病前有不洁饮食史,或有接触疫痢伤者史。

车前子 浓朴 黄连 甘草 枳壳 槟榔

热盛加酒炒黄连.

痢有赤痢、白痢、赤白痢、水谷痢、脓血痢、噤口痢、休息痢、风痢、寒痢、热痢、湿痢、气痢、虚痢、滑痢、积痢、喉痛、疫痢、虫疰痢、五色痢。

2、具有大便次数增加而量少,下痢赤白粘冻或脓血,腹部疼,里急后重等主症,或伴有两样程度的恶寒、发热等症。疫毒痢病情严重而病势凶险,以少儿为多见,急骤起病,在腹部疼、拉肚子还没出现之时,即有高热神疲,四肢厥冷,气色中灰,呼吸浅表,神昏惊厥,而痢下、呕吐并不一定严重。

松香皂末 水煎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一剂后重除,二剂疼胀止,三剂口渴解,痢亦全愈。

木芍药解热汤

按∶滞下之证,古代人多与泄泻同论,至《三因方》始另立条款。夫病有从外感而得者,须分六气之异,外既受到损害,肠胃纠葛,随其寒热温凉以调之。有因脏气发动,干犯肠胃而得者,须察其何脏相兼,以平治之。

3、实验室检查:大便中可知一大波红细胞,脓细胞,并有巨噬细胞或特殊大便中窥见有阿米巴滋养体、阿米巴包囊;大便或病变部位分泌物作育可有鸟肠球菌生长,或阿米巴作育中性(neuter gender卡塔尔;钡剂灌肠X线检查及直肠、结肠镜检查,提示慢性痢疾、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或残胃淋巴瘤、急性阑尾炎等转移。小孩子在夏季上秋时节现身高热惊厥等症,而未排大便时,应清洁灌肠,取便送健检和细菌培育。

此方用车的前面以清热,用黄连以解热,用浓朴以厘清浊,余则止秽去滞,调护治疗于邪正时期,以解决纷争争也。君、相、佐、使既用之攸宜,安有不取效之捷哉!此症用二黄汤亦神效。

山药 扁豆 石斛 萎蕤 沙参 白芍 陈皮 白茯 山楂 神曲 花粉

又有因饮食失节而得者,则审其何物所伤,以消克之。但病有底细,治有程序。若病气暴至,元气壮实,积滞胶固者,宜下之;病久气脱,肠胃虚滑者,宜温之涩之。大约可温则温,可下则下,或消肿,或利小便,分别在里、在表、挟风、挟热、挟寒等证。脓血赤白,有气病、血病之分;后重里急,有气阳虚实之异,不可不察。

四、鉴定分别确诊

泽泻 海滨车前 大黄 槟榔 铅皂 黄连 乌拉尔甘草水煎服。二剂愈。

连芍补中汤

下痢治法∶在表者汗之;在里者下之;在上者涌之;在下者竭之;身表热者疏之;小便涩者利之;盛者和之去之;过者止之。

本病应与泄泻鉴定识别,两个多发于夏季金秋季节,病位在肠胃,皆由外感时邪、内伤饮食而发病,症状都有大便增加,可是两病在病位、病机和临床表现等地点都有分别。病位病机方面,痢病魔位在肠,病机入眼是肠中有滞,即湿热,寒湿、疫毒、饮食壅滞肠中,妨碍传导,凝滞气血,脂膜血络受到伤害;而泄泻病位在脾,病机重视是脾失运化,湿浊内生,清浊不分,混杂而下。临床表现方面,痢疾大便次数多而粪便少,痢下赤自脓血,泄泻泻下为稀薄粪便,颜色黄或白,无赤白脓血;痢疾下痢不爽,里急后重,泄泻泻下爽利以致滑脱不禁;痢疾必有腹部痛,伴里急后重,腹部痛呈持续性,时轻时重,便后痛减而不偃旗息鼓,而泄泻之胃疼或有或无,多伴有肠鸣腹胀,呈阵发性,泻后痛减。因两病都为外感时邪、饮食所伤,故在确定原则下又有什么不可相互转变,或先泻而后转痢,或先痢而后转泻。日常以为先泻后痢病情加剧,病机由浅人深;先痢而后泻为病情缓和,病机由深出浅,所谓“先滞后利者易治,先利后滞者难治”。

人有湿热带作物痢,大渴引饮,饮后又不甚快,心中懊
,疮疡不敛,红白相间,似脓非脓,似血非血,此是炎热未解之故也。夫湿热之极,始成痢疾,但里面有湿轻热重,热轻湿重之分耳。如此等之痢,明是湿热两重之症,单消水则热存而水难降;单清火则湿在而火难除,必需两泻之,热与湿俱不能够独存也。可是泻热必致伤阳,泻湿必致伤阴。治法必于补阴之中,佐以泻热湿之剂,则阴既不亏,阳亦没有害。

人参 白术 甘草 黄 陈皮 升麻 柴胡 白芍 黄连

凡治痢,和血勿伤血,调气勿破气。

夫泻之不仅能损害阴阳,则补阴亦宜补阳矣,何仅补其阴,即能不伤其阳也?不知阴阳原两相根也。泻热之药,仍走于大肠之内,虽损其阳,仍损其阴也。今补其阴,则阴不伤矣,何害于阳乎?此补阴之所以不必再补阳耳。方用滋阴镇痉丹∶

自汗宜忌土当归.以其润下故也.去升柴加阿胶玉札尤妙.

后重宜下,肠脑仁疼痛宜和,身重宜除湿,脉弦宜去风,风邪内结宜汗,身冷口疮宜温,脓血稠粘宜重剂以竭之。

白芍 干归 大黄 平车前 槟榔 萝卜子水煎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一剂脓血减,二剂懊
除,三剂口渴解,而痢亦顿止矣。

资生丸

河间发明滞下证治,尤为切要。和血则便脓自愈,调气则后重自除。二语实盲者之日月,聋者之雷霆也。

此方奇在大黄与萝卜子并用,逐瘀秽实神,厘清浊甚速,用之于白芍、土当归之内,补以行攻,有攻之益,无攻之失也。

人参 白术 甘草 白茯 山楂 神曲 麦芽 陈皮 桔梗 山药 扁豆 苡仁 藿香 芡实
泽泻 黄连 白蔻

○或问∶河间之言滞下,似无挟虚挟寒者乎?曰∶泄利之病,水谷或化或不化,并无里急后重形状。若滞下则不然,或脓、或血、或肠垢、或无糟粕相混,虽有痛、不痛之异,然皆里急后重,抑遏恼人,皆实热证也。近年涉历,亦有虚寒证者,如治予从叔娄长官等,皆用参、术、干姜之类是也。

此症用通快饮亦佳。

蜜丸弹子大.

河间曰∶夫治诸痢者,莫若以劳动寒药。苦能燥湿,寒能胜热,使气宣平而已。此说相传到现在,凡治痢者,悉用寒凉,皆此说之误也。毋论别的,姑以苦能燥湿一言辨之,见大左矣。夫五味之理,悉出《内经》。

黄连 茯苓 白芍 黄芩 车前子 枳壳 浓朴 水煎服。

理中国化学工业进出口总公司滞汤

有曰以苦燥之者,盖言苦之燥者也。河间不察,便谓是苦皆燥,不知《内经》之言苦者,其性有二,其用有六。

人有湿热之极,腹部疼作痢,上吐不食,下痢不仅仅,至勺水难饮,胸中闷乱,人以为噤口之痢也,何人知是胃中湿热之毒乎。夫痢宜下水,下利宜也,何以上吐而不能够入乎?此盖胃中之火,得湿而蕴结不宣,一旦作痢,本欲下行,乃投之以餐饮,则火反上炽而不降,引致胃口闭塞,而成噤口也。但是胃火之盛者,由于心火之旺,心火最恶湿,一得湿则火郁而围堵,则停住于食欲;胃中之火,愈增其熏蒸之气,二火相合,则热之势固结而不散,湿亦停住于肠胃之内,胸中应战,安得不闷乱乎?治法必需开郁火之门,而门无法易开,必须引火开门之为捷耳。方用引胃汤∶

人参 白术 炮姜 甘草 砂仁 浓朴 藿香 陈皮

如曰∶火生苦。曰∶其类火,其味咸。曰∶少阳在泉为苦化,少阴在泉为苦化。曰∶湿淫于内,治以苦热;燥淫于内,治以苦温。是皆言苦之阳也。曰∶酸苦涌泄为阴。曰∶湿司于地,热反胜之,治以苦冷。曰∶湿化于天,热反胜之,治以高寒。是皆言苦之阴也。此其言性之二也。又曰∶以苦发之,以苦燥之,以苦温之,以苦坚之,以苦泄之,以苦下之。此其言用之六也。盖苦之发者,麻黄、白芷、升、柴之属是也;苦之燥者,苍术、山芥、独步春、胡韭子之属是也;苦之温者,铁花、干姜、黄金桂、吴萸之属是也;苦之坚者、续断、黄爪香、诃子之属是也;苦之泄者,栀、柏、芩、连、木通、草龙胆之属是也;苦之下者,大黄、芒硝之属是也。夫气化之道,惟阳则燥,惟阴则湿,岂以沉阴下跌如黄连、香柯树之属,以致苦亚岁之性,而犹谓其能燥,有是理乎?是但知苦燥之一言,而不察苦发、苦温、苦坚、苦泄、苦下之五者何也?因致后人治痢,多不分寒热虚实,动以河间之法,及其将危,犹云血色如此,何敢用温?脑仁疼如此,何敢用补?死而无悟,深可哀也!

高丽参 黄连 吴茱萸 臭菖蒲各为细末,滚水调入于茯苓个末中,大致茯苓皮须用五钱,一匙一匙调如稀糊者咽之。初时服用必吐,吐后仍咽,药一受则不吐矣。将要前药性格很顽强在劳累辛劳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完,上下俱开门矣。然后用靖乱汤∶

寒甚加黄金桂.

凡治痢疾,一见表证,必先镇痛。若表不解,则邪将传里,难愈。故发热身疼,邪在太阳,参苏饮;小便不利,邪在少阳,小柴草;身热、目痛、鼻干、不眠,邪在阳明,葛根汤。必表邪解而后无传变之患。

白芍 车前子 黄连 甘草 枳壳 木通

仓廪汤

《内经》3月伤寒,已称病热。至夏秋,热、暑、湿三气交蒸,互结之热,十倍于冬月矣。外感三气之热而成下痢,必从汗先解其外,后调其内。首用辛凉以利水,次用苦寒以清里。失于表者,外邪但从里出,不死不休,故虽百日之远,仍用逆流挽舟之法,引其邪而出之于外,则死证可活,危证可安祥。《金匮》有云∶下痢脉反弦,发热身汗者,自愈。夫游痛症之脉,深远阴分,沉涩微弱矣。陡但是转弦脉,浑是少阳生发之气,非用逆挽,何以得此?阴挺邪入于阴,身必不热。今因逆挽之势,逼其临时燥热,顷之邪从表出,热自无矣。

广独步春 茯苓 水煎服。二剂痢止,不必三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也。

人参 白茯 甘草 羌活 独活 柴胡 前胡 川芎 枳壳 桔梗 陈仓米 石莲肉

口疮阳气下陷,皮肤干涩,断然无汗,今以逆挽之法,卫外之阳领邪气同还于表而身有汗,是以腹中安静,而其病自愈也。又有骤受暑湿之毒,水谷倾囊而出,一日夜七、九十行,大渴引水自救,此则肠胃为热毒所攻,转瞬烂掉,更用逆挽之法,迂矣!远矣!每从《内经》通因通用之法,大黄、黄连、乌拉尔甘草,一白天和黑夜连进三、四十杯,俟其利渴之势少缓,乃始平级调动于内,更不必挽之于外。盖其邪如决水转石,乘势出尽,无可挽耳。更有急费用河一法,其邪热之在里者,奔迫于大肠,必纠缠于膀胱,膀胱热结,则气不化而小溲短赤,不用顺导,而用逆挽,仍非计也。清膀胱之热,令气化行而分消热势,则甚捷也。仲景谓下利气者,当利其小便。非急开支河之谓乎?但是水出高源,肺不热则小溲自行,肺与大肠为表里,大肠之热,皆因肺热所移,尤宜先清肺之化源。《金匮》有下利肺痛者,紫参汤主之;气利,诃黎勒散主之。

前用引胃汤者,以心火喜燥。黄连虽寒,然其性正燥也。以燥投燥原非所恶。

本方不用人衔.服之无效.脉沉者.宜加藿香.

后人疑非仲景之方,讵知肠胃有病,其所关全在于肺。又可以预知肺气不通而痛,则急通其壅,大肠之气坠而倒逼,而缓调其适矣。

况吴茱萸性热而燥,以火入火,同性别岂有
格之虞?况入之沙参、臭菖蒲之中乎?盖胃中之火,乃邪火,而心中之火实正火也。居于邪正之间、非得正派人物之药,则邪不能够散于转瞬之间,非得导引之使,则心火不能够返于紫禁城。况胃气之闭,正胃气之虚也。鬼盖补胃气之妙药,胃虚逢补,不啻如饥者之得食,关一开而良将勇士夺门而入,邪自惊走矣。后用靖乱汤者,举个例子以计夺门,若后无大兵相继,则敌且欺敌众我寡,未必不狭巷而战,死斗而不肯遁,今又以镇痉、逐秽、平肝之药济之,是先锋既敢于斩关,而后队又擅长荡寇,安得不成功哉。

仓连人衔汤

○再按∶治疟之法,当从少阳而进退其间;乃痢疾之表,亦当从少阳半表之法,缓缓逆挽其下陷之清气,俾身中央银行春夏之令,不致于收降耳。毕竟亦是和法,全非发汗之意。津液未病者,汗出不要紧;津液既伤,皮间微微得润,其下陷之气已举矣。夫岂太阳外感风寒,可正发汗之比乎?又岂太阳阳明合病下利,可用葛根之比乎?噫!微矣。

此症用启关散亦效。

黄连 陈仓米 人参

痢证古名滞下,夏季秋季暑湿挟积者居多,其次则风淫、火迫、寒侵,燥气独不为患。至于暑有阴阳,必兼乎湿。夫阴暑由于人之阳气先亏,加以贪凉喜冷,郁折生阳,故主于温;阳暑由于天之热伏,阻气化浊,则重于清。但邪之来也,似水之流,脏腑间一有缝隙,则乘虚而着,故有在气在血之分,伤脏伤腑之异。若表之邪郁,而气机下流不息者,喻氏论党参败毒散;里之积壅而寒热交粘者,洁古立赤芍药汤。在气分,有苦辛调气与辛甘解热等法;在血分,有酸苦行血及咸柔养血诸方。若表证急,从乎征月,有桂枝汤、葛根芩连汤、小柴胡汤;里势实,专究脾胃,有小承气汤、温脾汤。总来说之,治腑以三焦亲眼见到为凭,治脏以足三阴为大旨,辨其来历之情,酌以通涩之法。是证最难愈者,莫如休息痢,攻补之法非一。最危急者,莫如噤口痢,却有两端∶若因暑湿邪充,格拒三焦者,气机皆逆传而闭,上下之势,浑如两截,治不得其要,则邪无出路,正立消逝。丹溪立法最高,后世都宗其旨。先生又借用和姑泻心汤,减去守中之品,取补以运之,辛以开之,苦以降之。

黄连 太子参 茯苓个 旋花 吴茱萸 水煎服。缓饮之,随饮即愈。

脉洪实者.去西洋参名仓连煎.

又因脾肾之阳素虚,阴邪从当中而下者,先伤太阴,继伤少阴,关闸大开,痛泄无度,戊癸少化火之机,命阳无蒸变之力,此不饥不食,为呕为胀,理宜然矣。与邪多积热之候不相同。参之仲景理中汤、肾气丸,及景岳理阴煎、胃关煎等法,又以大剂苁蓉配入参、归、姜、附、桂、制白芍之类,较地黄、傅致胶尤胜,与之肠膏竭尽,络脉结涩而痛者,堪当神品。

人有湿热带作物痢,数日以往,腹不疼痛,如脓如血,阵阵自下,手足厥冷,元气欲绝,此是火变为寒而阴绝也。夫痢无止法,古时候的人之语也。然痢实不一样∶有初起即宜止者,有日久而不可止者,未可执痢无止法一语,竟毫无止也。然不仅仅痢,然而久病之难痊;若化痰,每至变生于不测,是痢又不得轻言止也。此等之症,正不可不仅者,盖腹中作痛为邪,腹既不痛,何邪之有?腹不痛而脓血阵阵自下,乃气脱而欲崩也。手足厥冷,乃气脱而不可能运也。必得看其舌之滑燥何如耳,热极则舌必燥,寒极则舌必滑也。热变为寒其舌必滑,须先止其痢以救脱,不可泻其痢以攻邪矣。

外治法

○古贤治痢,不外通涩二法,大都新痢宜通,肠痈宜涩。

方用止脱救痢汤∶

用土地螺一枚.捣烂如泥.入射一厘.放入脐中.引热下行.胃即开矣.

○滞下之滞字,非停滞饮食,言暑湿内侵,腑中流行阻遏而为滞耳。

人参 白术 白芍 肉桂 茯苓 甘草

香连丸

王损庵以种种痢疾,总由湿热入胃。此一句便可悟病形矣。痢疾胃疼,必是绕脐以下,当小肠之分野;小肠无毒,则糟粕得循其正,虽曲而顺下无碍;惟脓血则不行循其正而不肯下,故痛也。赤痢腹痛者,小肠为毒邪所迫,无法分利,故短缩也。噤口者,乃毒瓦斯原盛,或破药太过,挟伤上中二脘宗气,毒邪乘虚而上逆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