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而逆则死,何谓虚实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轩辕黄帝问曰:何谓虚实?

《德宏药录?素问》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神农本草经?素问》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
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
岐伯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本章要点】

第1章

帝曰:虚实何如?岐伯曰:血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脏皆如此。

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小品方?素问》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

本篇以“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为机要,商讨病证的内部原因、症状,以及重虚重实、经络的内情、脉的内情等。

上古天真论篇第一

帝曰:何谓重实?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帝曰:虚实何如?

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

【原文】

昔在轩辕氏,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人?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脏骨血滑利,能够一劳永逸也。

岐伯曰:血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藏皆如此。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 岐伯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帝曰:虚实何如?岐伯曰:血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脏皆如此。
帝曰:何谓重实? 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之?
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脏骨血滑利,能够长时间也。
帝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何如?
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病者。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
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
帝曰:治此者奈何? 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帝曰:何谓重虚? 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帝曰:何以治之?
岐伯曰:所谓阴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框然;脉虚者,不像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 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
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帝曰:其形尽满何如?
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
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
帝曰:乳子网球肘热,喘鸣肩息者,脉何如?
岐伯曰:喘鸣肩息者,脉实大也。缓则生,急则死。
帝曰:肠澼湿疹,何如?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帝曰:肠澼下白沫,何如?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帝曰:肠澼下脓血,何如?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脏期之。
帝曰:癫疾何如?岐伯曰:脉搏大滑,久本人;脉小坚急,死不治。
帝曰:癫疾之脉,虚实何如?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帝曰:消瘅虚实何如?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帝曰:春亟治经络;夏亟治经俞;秋亟治六府;冬则闭塞,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得顷时回。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已,刺手太阳傍三痏,与缨脉各二。掖痈大热,刺足少阳五;刺而热不仅,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暴痛筋软,随分而痛,魄汗不尽,胞气不足,治在经俞。
腹暴满,按之不下,取手太阳经络者,胃之募也,少阴俞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员利针。霍乱,刺俞傍五,足阳明及上傍三。刺痫惊脉五,针手太阴各五,刺经,太阳五,刺手少阴经络傍者一,足阳美素佳儿(Friso),上踝五寸,刺三针。
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肥贵妃则高梁之疾也。隔塞、闭绝、上下不通,则暴忧之病也。暴厥而聋,偏塞闭不通,内气暴薄也。不从内,外高颅压性脑积水之病,故瘦留着也。跖跛,寒风湿之病也。
黄帝曰:脱肛暴痛,癫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五脏不平,六腑闭塞之所生也。脑瓜疼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

乃问于天师曰: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

帝曰:经气不足,经气有余,怎么着?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伤者。

帝曰:何谓重实?

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①。

岐伯对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杨枹蓟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常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帝曰:治此者奈何?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帝曰:虚实何如?

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一向。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气从以顺,各从其欲,皆得所愿,故美其食,任其服,乐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朴。是以嗜欲不能劳其目,淫邪不能够惑其心,愚智贤不肖不惧于物,故合于道。所以能年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

帝曰:何谓重虚?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之?

岐伯曰:阴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脏皆如此。

帝曰:人衰老而无子者,材力尽耶?将天数然也?

帝曰:何以治之?岐伯曰:所谓阴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恇然。脉虚者,不像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藏骨肉滑利,能够长时间也。

帝曰:何谓重实?

岐伯曰:女人柒虚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当下,故有子。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肉体盛壮。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六七,元春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帝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何如?

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娃他爹八周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三八,肾气平均,筋骨劲强,故真牙生而长极。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满壮。五八,肾气衰,发堕齿槁。六八,阳气贫乏于上,面焦,发鬓颁白。七八,肝气衰,筋无法动,天癸竭,精少,肾脏衰,形体皆极。八八,则齿发去。肾者主水,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故五脏盛乃能泻。今五脏皆衰,筋骨解堕,天癸尽矣。故发鬓白,肉体重,行步不正,而无子耳。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病人。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之?

帝曰:有其年已老而有子者何也?岐伯曰:此其天寿过度,气脉常通,而肾气有余也。此虽有子,男不过尽八八,女不过尽七七,而世界之精气皆竭矣。

帝曰:其形尽满何如?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

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藏骨血滑利,能够短期也。

帝曰:夫道者年皆百数,能有子乎?岐伯曰:夫道者能却老而全形,身年虽寿,能生子也。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

帝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何如?

轩辕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

帝曰:治此者奈何?

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②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病人。

中古之时,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离世离俗,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亦归于真人。

帝曰:乳子头风病热喘呜肩息者,脉何如?岐伯曰:喘呜肩息者,脉实大地。缓则生,急则死。

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

帮忙有巨人者,处天地之和,从八风之理,适嗜欲,于庸俗之间,无恚嗔之心,行不欲离于世,棉被和衣服章,举不欲观于俗,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形体不敝,精神不散,亦能够百数。

帝曰:肠澼淋病何如?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帝曰:何谓重虚?

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

其次有伟人者,法则天地,象似日月,辩列星辰,逆从阴阳,分别四时,将从上古合同于道,亦可使益寿而有极时。

帝曰:肠澼下白沫何如?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帝曰:治此者奈何?

第2章

帝曰:肠澼下脓血何如?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帝曰:何以治之?

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澳门新匍京在线网站,四气调神大论篇第二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脏期之。

岐伯曰:所谓血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恇然。脉虚者,不象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帝曰:何谓重虚?

春十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保养身体之道也。逆之则伤肝,夏为寒变,奉长者少。

帝曰:癫疾何如?岐伯曰:脉搏大滑久自身,脉小坚急,死不治。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

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夏7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无怒,使华英成秀,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逆之则伤心,秋为疟,奉收者少,冬节重病。

帝曰:癫疾之脉,虚实何如?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帝曰:何以治之?

秋十月,此谓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起,与鸡俱兴,使志安宁,以缓秋刑,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伤肺,冬为泄,奉藏者少。

帝曰:消瘅虚实何如?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

岐伯曰:所谓血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恇然③。脉虚者,不像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冬四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无扰乎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亟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逆之则伤肾,春为痿厥,奉生者少。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

天气,清净光明者也。藏德不仅,故不下也。天明则日月不明,邪害空窍。阳气者闭塞,地气者冒明,云雾不精,则上应立夏不下,交通不表,万物命故不施,不施则名木多死。恶气不发,风雨不节,立冬不下,则菀槁不荣。贼风数至,洪雨数起,天地四时不相保,与道相失,则未央绝灭,唯有影响的人从之,故身无奇病,万物不失,生气不竭。逆春气,则少阳不生,肝气内变。逆夏气,则阳光不短,心气内洞。逆秋气,则太阴不收,肺气焦满。逆冬气,则少阴不藏,肾气独沉。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一代天骄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逆其根,则伐其本,坏其真矣。故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劫难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谓得道。道者,贤中国人民银行之,愚者佩之。从阴阳则生,逆之则死,从之则治,逆之则乱,反顺为逆,是谓内格。是故受人爱慕的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临阵磨枪,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帝曰:春极治经络,夏极治经俞,秋极治六腑。冬则闭塞者,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待顷时回。

帝曰:其形尽满何如?

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第3章

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己,刺手大阴傍三痏与缨脉各二。

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

上火通天论篇第三

掖痈大热,刺足少阳五。刺而热不独有,刺手心主三,刺手大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

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黄帝曰: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九窍、五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其生五,其气三。数犯此者,则邪气伤人,此寿命之本也。

  &nbs

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帝曰:其形尽满④何如?

上帝之气,清净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佛祖。失之则内闭九窍,外壅肌肉,卫气散解。此谓自小编虐待,气之削也。

|<< << < 1;)
2
>
>>
>>|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

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由此上,卫外者也。因于寒,欲如运枢,起居如惊,神气乃浮。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体若燔炭,汗出而散。因于湿,首如裹,湿热不攘,大筋软短,小筋弛长,软短为拘,弛长为痿。因于气,为肿,四维相代,阳气乃竭。

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

阳气者,烦劳则张,精绝辟积。于夏使人煎厥,目盲不得以视,耳闭不得以听,溃溃乎若坏都,汩汩乎不可止。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有伤于筋,纵,其若不容,汗出偏沮,使人偏枯。汗出见湿,乃生痤痱。高梁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劳汗当风,寒薄为查皮,郁乃痤。

帝曰:乳子偏头疼热,喘鸣肩息者,脉何如?

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开阖不得,寒气从之,乃生大偻。陷脉为瘘,留连肉腠。俞气化薄,传为善畏,及为危险。营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痛风症。魄汗未尽,形弱而气烁,穴俞以闭,发为风疟。故风者,百病之始也,清静则肉腠闭拒,虽有强风苛毒,弗之能害,此因时之序也。

岐伯曰:喘鸣肩息者,脉实大也,缓则生,急则死。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

故病久则传化,上下不并,良医弗为。故阳畜积病死,而阳气当隔,隔者当写,不亟正治,粗乃败之。故阳气者,21日而主外,平旦名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是故暮而收拒,无扰筋骨,无见雾露,反此三时,形乃困薄。

帝曰:肠澼牛皮癣何如?

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⑤。

岐伯曰:阴者,藏精而起亟也;阳者,卫外而为固也。阴不胜其阳,则脉流薄疾,并乃狂。阳不胜其阴,则五脏气争,九窍不通。是以哲人陈阴阳,筋脉和同,骨髓稳固,气血皆从。如是则内向外调拨运输和,邪不能够害,耳目聪明,气立依旧。

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帝曰:乳子颅内深粉末蓝素瘤热,喘鸣肩息者,脉何如?

风客淫气,精乃亡,邪伤肝也。因此饱食,筋脉横解,肠为痔;因此大饮,则气逆;由此强力,肾气乃伤,高骨乃坏。

帝曰:肠澼下白沫何如?

岐伯曰:喘鸣肩息⑥者,脉实大也,缓则生,急则死。

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此和之,是谓圣度。故阳强不能够密,阴气乃绝,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

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帝曰:肠澼自汗,何如?

因于露风,乃生寒热。是以春伤于风,邪气留连,乃为洞泄。夏伤于暑,秋为疟。秋伤于湿,上逆而咳,发为痿厥。冬伤于寒,春必温热病。四时之气,更伤五脏。

帝曰:肠下脓血何如?

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阴之所生,本在五味;阴之五宫,伤在五味。是故味过于酸,肝气以津,性子乃绝;味过于咸,大骨气劳,短肌,心气抑;味过于甘,心喘气满,色黑,肾气不衡;味过于苦,特性不濡,胃气乃厚;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央。是故谨和五味,骨正筋柔,气血以流,腠理以密,如是则骨气以精,谨道如法,长有天命。

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帝曰:肠澼下白沫⑦,何如?

第4章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

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金匮真言论篇第四

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藏期之。

帝曰:肠澼下脓血,何如?

黄帝问曰:天有八风,经有五风,何谓?

帝曰:癫疾何如?

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岐伯对曰:八风发邪,感到经风,触五脏,邪气发病。所谓得四时之胜者,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所谓四时之胜也。

岐伯曰:脉搏大滑,久自已;脉小坚急,死不治。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

东风生于春,病在肝,俞在脖子;DongFeng生于夏,病在心,俞在胸胁;东风生于秋,病在肺,俞在肩背;南风生于冬,病在肾,俞在腰股;中心为土,病在脾,俞在脊。故春气者,病在头;夏气者,病在脏;秋气者,病在肩背;冬气者,病在四肢。故春善病鼽衄,蒲月善病胸胁,长夏善病洞泄寒中,秋善病风疟,冬善病痹厥。故冬不按足乔,春不鼽衄,春不病颈项,鸣蜩不病胸胁,长夏不病洞泄寒中,秋不病风疟,冬不病痹厥、泄而汗出也。夫精者,身之本也。故藏于精者,春不病温。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风疟。此平人脉法也。故曰:阴中有阴,阳中有阳。

帝曰:癫疾之脉,虚实何如?

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脏期之⑧。

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夫言人之阴阳,则外为阳,内为阴。言人身之阴阳,则背为阳,腹为阴。言人身之脏腑中阴阳,则脏者为阴,腑者为阳,肝、心、脾、肺、肾五脏皆为阴,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皆为阳。所以欲知阴中之阴、阳中之阳者,何也?为冬病在阴,夏病在阳,春病在阴,秋病在阳,皆视其所在,为施针石也。故背为阳,阳中之阳,心也;背为阳,阳中之阴,肺也;腹为阴,阴中之阴,肾也;腹为阴,阴中之阳,肝也;腹为阴,阴中之至阴,脾也。此皆阴阳表里、内外、雌雄相输应也,故以应天之阴阳也。

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帝曰:癫疾何如?

帝曰:五脏应四时,各有收受乎?岐伯曰:有。东方卡其灰,入通于肝,开窍于目,藏精于肝,其病发惊骇;其味酸,其类草木,其畜鸡,其谷麦,其应四时,上为岁星,是以春气在头也,其音角,其数八,是以知病之在筋也,其臭臊。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开窍于耳,藏精于心,故病在五脏;其味咸,其类火,其畜羊,其谷黍,其应四时,上为荧惑星,是以知病之在脉也,其音徵,其数七,其臭焦。大旨灰湖绿,入通于脾,开窍于口,藏精于脾,故病在舌本;其味甜,其类土,其畜牛,其谷稷,其应四时,上为镇星,是以知病之在肉也,其音宫,其数五,其臭香。西方青白,入通于肺,开窍于鼻,藏精于肺,故病在背;其味涩,其类金,其畜马,其谷稻,其应四时,上为太白星,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其音商,其数九,其臭腥。北方铁锈色,入通于肾,开窍于二阴,藏精于肾,故病在;其味辛,其类水,其畜,其谷豆,其应四时,上为辰星,是以知病之在骨也,其音羽,其数六,其臭腐。故善为脉者,谨察五脏六腑,一逆一从,阴阳、表里、雌雄之纪,藏之心意,合心于精。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谓得道。

帝曰:消瘅虚实何如?

岐伯曰:脉搏大滑,久本身;脉小坚急,死不治。

第5章

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帝曰:癫疾⑨之脉,虚实何如?

生死应象大论篇第五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黄帝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仙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故积阳为天,积阴为地。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阳化气,阴成形。寒极生热,热极生寒。寒气生浊,热气生清。清气在下,则生夕食泄;浊气在上,则生胀。此阴阳反作,病之逆从也。故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故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脏;清阳实四支,浊阴归六腑。水为阴,火为阳,阳为气,阴为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生形;味伤形,气伤精,精化为气,气伤于味。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

帝曰:春亟治经络;夏亟治经输;秋亟治六府;冬则闭塞,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得顷时回。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已,刺手太阴傍三痏与缨脉各二,掖痈大热,刺足少阳五;刺而热不唯有,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暴痈筋软,随分而痛,魄汗不尽,胞气不足,治在经俞。

帝曰:消瘅⑩虚实何如?

味厚则泄,薄则通。气薄则发泄,厚则发热。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阴胜则阳病,阳胜则阴病。阳胜则热,阴胜则寒。重寒则热,重热则寒。寒伤形,热伤气;气伤痛,形伤肿。故先痛而后肿者,气伤形也;先肿而后痛者,形伤气也。风胜则动,热胜则肿,燥胜则干,寒胜则浮,湿胜则濡泻。天有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故重阴必阳,菊花节必阴。故曰:冬伤于寒,春必温热病;春伤于风,夏生泄;夏伤于暑,秋必疟;秋伤于湿,冬生咳嗽。

腹暴满,按之不下,取手太阳经络者,胃之募也,少阴俞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员利针。霍乱,刺俞傍五,足阳明及上傍三。刺痫惊脉五,针手太阴各五,刺经太阳五,刺手少阴经络傍者一,足阳多美滋(Dumex)(Nutrilon)(Dumex),上踝五寸刺三针。

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帝曰:余闻上古一代天骄,论理人形,列别脏腑,端络经脉,会通六合,各从其经;气穴所发,各有处名;谷属骨,皆有所起;分局逆从,各有系统;四时阴阳,尽有经纪;外内之应,都有表里。其信然乎?岐伯对曰: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目。其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脏为肝,在色为苍,在音为角,在声为呼,在转移为握,在窍为目,在味为酸,在志为怒。怒伤肝,悲胜怒;风伤筋,燥胜风;酸伤筋,辛胜酸。南方生热,热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其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体为脉,在脏为心,在色为赤,在音为徵,在声为笑,在转移为忧,在窍为舌,在味为苦,在志为喜。

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肥妃子,则高梁之疾也。隔塞闭绝,上下不通,则暴忧之疾也。暴厥而聋,偏塞闭不通,内气暴薄也。不从内,外脑痨之病,故瘦留著也。蹠跛,寒风湿之病也。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喜难受,恐胜喜;热伤气,寒胜热;苦伤气,咸胜苦。核心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体为肉,在脏为脾,在色为黄,在音为宫,在声为歌,在改变为哕,在窍为口,在味为甘,在志为思。思伤脾,怒胜思;湿伤肉,风胜湿;甘伤肉,酸胜甘。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肾,肺主鼻。其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体为皮毛,在脏为肺,在色为白,在音为商,在声为哭,在转移为咳,在窍为鼻,在味为辛,在志为忧。忧伤肺,喜胜忧;热伤皮毛,寒胜热;辛伤皮毛,苦胜辛。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咸,咸生肾,肾生骨髓,髓生肝,肾主耳。其在天为寒,在地为水,在体为骨,在脏为肾,在色为黑,在音为羽,在声为呻,在转移为栗,在窍为耳,在味为咸,在志为恐。恐伤肾,思胜恐;寒伤血,燥胜寒;咸伤血,甘胜咸。

轩辕氏曰:带下暴痛,癫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五藏不平,六府闭塞之所生也。发烧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

帝曰:春亟治经络;夏亟治经俞;秋亟治六腑;冬则闭塞,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得顷时回,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已,刺手太阴傍三痏与缨脉各二。掖痈大热,剌足少阳五;刺而热不仅仅,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暴痈筋,随分而痛,魄汗不尽,胞气不足,治在经俞。

故曰: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阴阳者,血气之男女也;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阴阳者,万物之能始也。故曰: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帝曰:法阴阳奈何?岐伯曰:阳胜则身热,腠理闭,喘粗为之俯仰,汗不出而热,齿干以烦冤,腹满死,能冬不可能夏。阴胜则身寒,汗出,身常清,数栗而寒,寒则厥,厥则腹满死,能夏不可能冬。此阴阳更胜之变,病之形能也。帝曰:调此二者奈何?岐伯曰:能知七损八益,则二者可调;不知用此,则早衰之节也。年四十,而阴气自半也。起居衰矣;年五十,体重,耳目不聪明矣;年六十,阴痿,气大衰,九窍不利,下虚上实,涕泣俱出矣。故曰:知之则强,不知则老,故同出而名异耳。智者察同,愚者察异,愚者不足,智者有余。有余则耳目聪明,肉体轻强,老者复壮,壮者益治。是以哲人为无为之事,乐恬之能,从欲快志于虚无之守,故寿命无穷,与世界终,此圣人之治身也。

古典文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脚出处

腹暴满,按之不下,取手太阳经络者,胃之募也,少阴俞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员利针。霍乱,刺俞傍五,足阳明及上傍三。刺痫惊脉五,针手太阴各五,刺经太阳五,刺手少阴经络傍者一,足阳美素佳儿(Friso),上踝五寸刺三针。

   
天不足西南,故西北方阴也,而人右耳目不及左明也。地不满西北,故西南方阳也,而人左手足比不上右强也。帝曰:何以然?岐伯曰:东方阳也,阳者其精并于上,并于上则上明而下虚,故使耳目聪明而兄弟不便也。西方阴也,阴者其精并于下,并于下则下盛而上虚,故其耳目不聪明而兄弟便也。故俱感于邪,其在上则右甚,在下则左甚,此领域阴阳所不能全也,故邪居之。故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纪,地有五里,故能为万物之父母。清阳上天,浊阴归地,是故天地之景况,佛祖为之纲纪,故能以生长收藏,终而复始。惟巨人上配天以养头,下象地以养足,中傍人事以养五脏。天气通于肺,地气通于嗌,风气通于肝,雷气通于心,谷气通于脾,雨气通于肾。六经为川,肠胃为海,九窍为水注之气。以世界为之阴阳,阳之汗,以世界之雨名之;阳之气,以天地之强风名之。暴气象雷,逆气象阳,故治不法天之纪,不用地之理,则祸患至矣。

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甘肥贵妃,则高梁之疾也。隔塞闭绝,上下不通,则暴忧之疾也。暴厥而聋,偏塞闭不通,内气暴薄也。不从内,外脑血栓之病,故瘦留著也。蹠跛,寒风湿之病也。

   
故邪风之至,疾如风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肤,其次治筋脉,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脏。治五脏者,半死半生也。故天之邪气,感则害人五脏;水谷之寒热,感则害于六腑;地之湿气,感则害皮肉筋脉。

黄帝曰:肠痈暴痛,癫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五脏不平,六腑闭塞之所生也。胸口痛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

故善用针者,从阴引阳,从阳引阴,以右治左,以左治右,以自小编知彼,以表知里,以观过与未有之理,见微得过,用之不殆。

【注释】

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审清浊,而知部分;视喘息,听音声,而知所苦;观权衡规矩,而知病所主;按尺寸,观浮沉滑涩,而知病所生。以治无过,以诊则不失矣。

①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邪气,指风寒暑湿之邪,邪盛则为论证;精气,指人体的正气;夺,是虚损的情致。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即邪气盛,就是实证,正气被伤,便是虚证。

故曰:病之始起也,可刺而已;其盛,可待衰而已。故因其轻而扬之,因其重而减之,因其衰而彰之。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其高者,由此越之;其下者,引而竭之;中满者,泻之于内;其有邪者,渍形感觉汗;其在皮者,汗而发之;其剽悍者,按而收之;其实者,散而泻之。审其阴阳,以别柔刚,阳病治阴,阴病治阳。定其坚强,各守其乡,血实宜决之,血虚宜制牛引之。

②脉口热而尺寒:用热来代表热象的脉,寒代表寒涩的脉。即寸口脉滑而尺脉涩滞。

第6章

③恇然:怯弱的意味。

阴阳离合论篇第六

④形尽满:指身体虚浮肿胀。

轩辕黄帝问曰:余闻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大小月三百六二日成二周岁,人亦应之。今三阴夏正,不应阴阳,其故何也?岐伯对曰: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体系,然其要一也。

⑤手足温则生,寒则死:四肢皆禀气于胃,所以阳受气于四末,假诺手足温暖,表达胃气犹存,有生的盼望,如若手足严寒,表达胃气已绝,病重难治。

天覆地载,万物方生,未出地者,命曰阴处,名曰阴中之阴;则出地者,命曰阴中之阳。阳予之正,阴为之主;故生因春,长因夏,收因秋,藏因冬。卓殊则天地四塞。阴阳之变,其在人者,亦数之可数。

⑥喘鸣肩息:喘息有声,张口抬肩,形容呼吸困难。

帝曰:愿闻三阴新正之离合也。岐伯曰:传奇人物南面而立,前曰广明,后曰太冲,太冲之地,名曰少阴,少阴之上,名曰太阳,太阳根起于至阴,结于命门,名曰阴中之阳。中身而上,名曰广明,广明之下,名曰太阴,太阴以前,名曰阳明,阳明根起于厉兑,名曰阴中之阳。厥阴之表,名曰少阳,少阳根起于窍阴,名曰阴中之少阳。是故孟阳之离合也,太阳为开,阳明为阖,少阳为枢。三经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浮,命曰一阳。

⑦肠澼下白沫:痢疾的一种,大便以辣椒红脓液为主,将来验证为寒痢。

帝曰:愿闻三阴。岐伯曰:外者为阳,内者为阴,不过中为阴,其冲在下,名曰太阴,太阴根起于隐白,名曰阴中之阴。太阴之后,名曰少阴,少阴根起于涌泉,名曰阴中之少阴。少阴在此之前,名曰厥阴,厥阴根起于大敦,阴之绝阳,名曰阴之绝阴。是故三阴之离合也,太阴为开,厥阴为阖,少阴为枢。三经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沉,名曰一阴。阴阳,积传为二11日,气里形表而为相成也。

⑧以脏期之:指以五脏相克之日来定死期。

第7章

⑨癫疾:这里指癫痫病。

阴阳别论篇第七

⑩消瘅:消,消耗;瘅,内热;消瘅,即消渴病。

轩辕黄帝问曰:人有四经十二从,何谓?岐伯对曰:四经应四时,十二从应十十月,十二月应十二脉。脉有阴阳,知阳者知阴,知阴者知阳。凡阳有五,五五二十五阳。所谓阴者,真脏也,见则为败,败必死也。所谓阳者,胃脘之阳也。别于阳者,知病处也;别于阴者,知死生之期。新正在头,三阴在手,所谓一也。别于阳者,知病忌时。别于阴者,知死生之期。谨熟阴阳,无与众谋。所谓阴阳者,去者为阴,至者为阳;静者为阴,动者为阳;迟者为阴,数者为阳。凡持真脉之脏脉者,肝至悬绝急,十四日死;心至悬绝,二十日死;肺至悬绝,十30日死;肾至悬绝,二十二日死;脾至悬绝,17日死。曰: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足隐曲,女人不月,其传为风消,其传为息贲者,死不治。曰:孟阳为病发寒热,下为便血,及为痿厥;其传为索泽,其传为颓疝。曰:一阳发病,少气善咳善泄;其传为心掣,其传为隔。二阳一阴发病,主惊骇背痛,善噫善欠,名曰风厥。二阴一阳发病,善胀心满善气。早春三阴发病,为偏枯、痿易、四支不举。鼓一阳曰钩;鼓一阴曰毛,鼓阳胜急曰弦,鼓阳至而绝曰石,阴阳相过曰溜。

痏:针灸后留下的瘢痕。

阴争于内,阳扰于外,魄汗未藏,四逆而起,起则熏肺使人喘鸣。阴之所生,和本曰和。是故刚与刚,阳气破散,阴气乃消亡。淖则刚柔不和,经气乃绝。死阴之属,但是四日而死;生阳之属,可是十一日而死。所谓生阳死阴者,肝之心谓之生阳,心之肺谓之死阴,肺之肾谓之重阴,肾之脾谓之辟阴,死不治。结阳者,肿四肢。结阴者,血崩一升,再结二升,三结三升。阴阳结斜,多阴少阳曰石水,少腹肿。二阳结谓之消,元旦结谓之隔,三阴结谓之水,一阴一阳结谓之喉癌。阴搏阳别,谓之有子。阴血虚,肠辟死。阳加于阴谓之汗,血虚阳搏谓之崩。三阴俱搏,一日夜半死。二阴俱搏,十15日夕时死。一阴俱搏,十18日死。春王俱搏且鼓,二十三日死。三阴正阳俱搏,心腹满,发尽,不得隐曲,八日死。二阳俱搏,其病温,死不治,不过10日死。

缨:指尾部系冠带的部位。

第8章

大骨之会:即肩贞穴。

灵兰秘典论篇第八

募:通膜,指胸腹部经气结聚的地点。

黄帝问曰:愿闻十二脏之相使,贵贱何如?岐伯对曰:悉乎哉问也!请遂言之。心者,天子之官也,神仙出焉。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果决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小肠者,受盛之官,化学物理出焉。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则下安,以此养身则寿,殁世不殆,以为天下则大昌。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使道闭塞而堵塞,形乃大伤,以此保养则殃,认为天下者,其宗大危,戒之戒之!

刺经:指循经取穴。

至道在微,变化无穷,孰知其原!窘乎哉,消者瞿瞿,熟练其要!闵闵之当,孰者为良!恍惚之数,生于毫,毫之数,起于度量,千之万之,能够益大,推之大之,其形乃制。

偏枯:指偏头疼后遗症,半身不遂。

黄帝曰:善哉!余闻精光之道,大圣之业,而宣明大道,非斋戒择吉日,不敢受也。轩辕氏乃择吉日良兆,而藏灵兰之室,以传保焉。

气满发逆:气满,指气急而粗;发逆,即上逆。

第9章

蹠跛:蹠,指脚;跛,行不正;蹠跛,即跛行的意思。

藏象论篇第九

【译文】

黄帝问曰:余闻天以六六之节,以成贰虚岁,人以九九制会,计人亦有三百六十五节,以为天地久矣,不知其所谓也?岐伯对曰:昭乎哉问也!请遂言之。夫六六之节,九九制会者,所以正天之度,气之数也。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气数者,所以纪化生之用也。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行有分纪,周有道理,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而有奇焉,故大小月三百六十10日而成岁,积气余而盈闰矣。立端于始,表正于中,推余于终,而天度毕矣。

轩辕氏问道:什么叫做虚实呢?

帝曰:余已闻天度矣,愿闻气数何以合之?岐伯曰:天以六六为节,地以九九制会,天有二十八日,日六竟而周甲,甲六复而常年,三百六二十二十五日法也。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其气九州、九窍,皆通乎天气。故其生五,其气三,三而整天,三而成地,三而成年人,三而三之,合则为九,七分成九野,九野为九脏,故形脏四,神脏五,合为九脏以应之也。

岐伯答说:邪气盛,正是实证,正气被伤,正是虚证。

帝曰:余已闻六六九九之会也,夫子言积气盈闰,愿闻何谓气?请先生发蒙解惑焉。岐伯曰:此上帝所秘,先师传之也。帝曰:请遂闻之。岐伯曰:二八日谓之候,三候谓之气,六气谓之时,四时谓之岁,而各从其主要医疗焉。五运相袭,而皆治之,终期之日,周而复始;时立气布,如环无端,候亦同法。故曰: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之所起,不得认为工矣。

轩辕黄帝问:那么虚实的境况各是何许的啊?

帝曰:五运之始,如环无端,其太过未有啥如?岐伯曰:五气更立,各有所胜,盛虚之变,此其常也。帝曰:平气何如?岐伯曰:无过者也。帝曰:太过比不上奈何?岐伯曰:在经有也。帝曰:何谓所胜?岐伯曰: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所谓得五行时之胜,各以气命其脏。帝曰:何以知其胜?岐伯曰:求其至也,皆归新正,未至而至,此谓太过,则薄所不胜,而乘所胜也,命曰气淫。不分邪僻内生,工不能够禁至而不至,此谓不如,则所胜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胜薄之也,命曰气迫。所谓求其至者,气至之时也。谨候其时,气可与期;失时反候,五治不分,邪僻内生,工不能禁也。

岐伯说:肺主气,气虚,实质上是肺虚,必定发生气逆足寒的病症。假设不是肺正被克的时令,则病好治,如遇相克的时令,病者就能死。其他各脏的根底,也是一样。

帝曰:有不袭乎?岐伯曰:苍天之气,不得无常也。气之不袭,是谓特别,特别则变矣。帝曰:特别而变奈何?岐伯曰:变至则病,所胜则微,所不胜则甚,由此重感于邪则死矣。故非其时则微,当其时则甚也。帝曰:善。余闻气合而有形,因变以正名,天地之运,阴阳之化,其于万物,孰少孰多,可得闻乎?岐伯曰:悉哉问也!天至广不可度,地至大不可量,大神灵问,请陈其方。草生五色,五色之变,不可胜视;草生五味,五味之美,不可胜极。嗜欲分裂,各装有通。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五气入鼻,藏于心肺,上使五色修明,音声能彰;五味入口,藏于肠胃,味有所藏,以养五气,气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

黄帝问:如何叫做重实?

帝曰:脏象何如?岐伯曰: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其华在面,其充在血脉,为阳中之太阳,通于夏气。肺者,气之本,魄之处也;其华在毛,其充在皮,为阳中之太阴,通于秋气。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其华在发,其充在骨,为阴中之少阴,通于冬气,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其华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气,其味酸,其色苍,此为阳中之少阳,通于春气。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者,仓廪之本,营之居也,名曰器,能化糟粕,转味而入出者也;其华在唇四白,其充在肌,其味辣,其色黄,此至阴之类,通于土气。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