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乎哉问也,灵兰秘典论篇第八 卷第三 黄帝问曰

图片 1

黄帝问曰:愿闻十二脏之相使,贵贱何如?

黄帝问曰:愿闻十二脏之相使,贵贱何如?

《荆楚岁时记?素问》 灵兰秘典论篇第八《本草述?素问》 灵兰秘典论篇第八
灵兰秘典论篇第八 卷第三 轩辕氏问曰:愿闻十二脏之相使,贵贱何如?
岐伯对曰:悉乎

图片 1

原文:

岐伯对曰:悉乎哉问也。请遂言之!

岐伯对曰:悉乎哉问也!请遂言之。心者,天皇之官也,佛祖出焉。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果决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小肠者,受盛之官,化学物理出焉。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则下安,以此保养则寿,殁世不殆,感到天下则大昌;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使道闭塞而围堵,形乃大伤,以此保护健康则殃,认为天下者,其宗大危。戒之戒之!

《药物学大成?素问》 灵兰秘典论篇第八

 “原文”

轩辕黄帝问曰:願聞十二臟之相使贵贱何如?岐伯对曰:悉乎哉問也遂言之。心者皇帝之官也,佛祖出焉。肺者相傅之官,治節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謀慮出焉。膽者中正之官,決斷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樂出焉。脾胃者倉廩之官,五味出焉。小腸者受盛之官,化学物理出焉。腎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三焦者决瀆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出矣。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則下安,以此養生則壽,殁世不殆,以為天下則大昌。主不明則十二官危,使道閉塞而围堵,形乃大傷,以此養生则殃,以為天下者其宗大危,戒之戒之!

心者,皇帝之官也,神仙出焉。

至道在微,变化无穷,孰知其原?窘乎哉!消者瞿瞿,孰知其要?闵闵之当,孰者为良?恍惚之数,生于毫厘,毫厘之数,起于衡量,千之万之,能够益大,推之大之,其形乃制。

灵兰秘典论篇第八

  黄帝问曰:愿闻十二脏之相使,贵贱何如?

至道在微,变化無窮,孰知其原?窘乎哉!消者瞿瞿,孰知其要閔閔之當,孰者為良?恍惚之数,生於毫釐,毫釐之数,起於衡量,千之萬之,能够益大,推之大之,其形乃制。

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

黄帝曰:善哉!余闻精光之道,大圣之业,而宣明大道。非斋戒择吉日,不敢受也。黄帝乃择吉日良兆,而藏灵兰之室,以传保焉。

卷第三 黄帝问曰:愿闻十二脏之相使,贵贱何如?
岐伯对曰:悉乎哉问也!请遂言之。心者,天皇之官也,佛祖出焉。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果断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小肠者,受盛之官,化学物理出焉。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则下安,以此保健则寿,殁世不殆,认为天下则大昌;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使道闭塞而围堵,形乃大伤,以此保护健康则殃,感觉天下者,其宗大危。戒之戒之!
至道在微,变化无穷,孰知其原?窘乎哉!消者瞿瞿,孰知其要?闵闵之当,孰者为良?恍惚之数,生于毫厘,起于衡量,千之万之,能够益大,推之大之,其形乃制。
黄帝曰:善哉!余闻精光之道,大圣之业,而宣明大道。非斋戒择吉日,不敢受也。黄帝乃择吉日良兆,而藏灵兰之室,以传保焉。

  岐伯对曰:悉乎哉问也!请遂言之。心者,国王之官也,佛祖出焉。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果断出焉。膻(shān)中者,巨使之官,喜乐出焉。脾胃者,仓廪(lǐn)之官,五味出焉。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小肠者,受盛之官,化学物理出焉。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三焦者,决读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则下安,以此保健则寿,殁世不殆,感觉天下则大昌。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使道闭塞而围堵,形乃大伤,以此保养身体则殃,感觉天下者,其宗大危,戒之戒之。

轩辕氏曰:善哉!餘聞精光之道,大聖之業,而宣明大道,非齋戒擇吉日不敢受也。轩辕氏乃擇吉日良兆,而藏靈蘭之室以傳保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